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五二章 处罚尺度
章节列表
第一五二章 处罚尺度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这里推荐几本我也一直在看的书:寒江雨大大写的《倾国》,木林森大大的《宋翔》,渔皋大大的《隋主沉浮》,曾呓大大的《上司的野蛮未婚妻》,怕老婆大大的《洪荒青莲圣卷》,宾少大作《热血三国》,东门吹牛大大的《妻妾成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特别推荐骁骑校大大新书《武林帝国》。http://ss.17k.com/list/44837.html

刘宾白大大开新书了:《活出人样》 绝对的精彩、好看。http://www.17k.com/book/46134.html

PS:本书已上架。本书首发:17k.com 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正版阅读。更多精彩,尽在17k.com

~~~~~~~~~~~~~~~~~~~~~~~~~~~~~~~~~~~~~~~~~~~~~~~~~~~~~~~

王珂把手一摆,嘴里依然说道:“李敬业,你可知罪?”

李敬业见王珂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把头一扬说道:“几位大人,末将是因为要事缠身才没有来得及报告行踪,当时形势急迫,容不得末将多加考虑。事急从权,末将才便宜行事的。”

王珂对李敬业的辩护依然直接漠视,反而提高声音说道:“李敬业,你回答我的问话,你有万千理由,一会有时间给你解释,但是现在你得回答我,你知罪吗?”

李敬业也被王珂的态度惊呆了,在他看来,这个平日里和自己说笑的人简直是变了一个人,变得自己都不相信就是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了。

年轻人火气大,李敬业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一下就有些恼了,颈子一拧,等着眼睛说道:“末将无罪!”

李敬业这一来气,王珂反而笑了,不过他也不是就怕了李敬业,而是因为李敬业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他想起了自己刚踏入社会时那个样子,也是这样桀骜不驯,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

王珂虽然欣赏李敬业的率真,可是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他不希望这个有着优秀潜质的年轻人就这样毁了,他知道,现在自己对他越狠,那回到长安以后,李敬业所受到的惩罚就越轻,现在自己做了恶人,那么才能让李敬业明白,他今天所做的事情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王珂脸上的笑意一现即逝,马上又换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语气阴冷地说道:“你以为你无罪吗?那你说说你的理由。”

王珂这个时候这样说,他也是明白李敬业不会无缘无故地就脱离部队擅自行动,必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这样做的,而且在自己派人寻找到他们后,还不愿意马上回来,这就更说明李敬业所做的事是很急也很有必要的了。

要是王珂按一般的程序直接就定了李敬业的罪,那李敬业就算回到长安也无法翻身,而现在自己先让他说出自己的意图,只要这事对大唐确实是有着重大的意义,那么不论现在自己怎么给他定罪,在回到长安以后,只要叫李恪他们出头为李敬业求情,都是可以吧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

李敬业一听他可以说出此行的目的,连忙说道:“禀报几位大人,末将那日率领属下的分队进行规定的科目训练,在训练中忽然发现,在我军划定的训练区域里有不明来历的人在活动,末将顺着线索查下去,却发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事情。末将决心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就一路跟了下去,当时时间紧迫,才没有来得及和唐帅报告。”

王珂不等李敬业说完就问道:“你也知道你当时是在训练,想必你也知道,你们还没有独立执行任务的能力。发现异常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告,反而擅自做主,冒然行动呢?”

李敬业不服气的回答道:“我说过了,当时时间紧急,来不及了。”

王珂点点头说道:“好,就按你说的,时间来不及了,那你为什么不能在行动的同时派一个人回来报告唐帅,如事关重大也好派人支援你呀。”

李敬业一下就愣住了,当时自己只想到要追查下去,脑子里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么多,这被王珂这样一问,马上就回答不出来了。

王珂见李敬业不说话,马上继续说道:“作为一名独立带队的军官,在没有能力应付突发事件的时候,却不计后果,擅自做主,把自己和手下的兵士置于险境之中;不及时向上级禀报事件发展经过;在上级要求返回时,拒绝执行命令,致使上级使用强迫手段;返回后不反省自己的过失,反而强词夺理。这桩桩件件都不是一个大唐军人所应该犯得错误,你现在都已经触犯了,还说自己没罪。难道这都是本官冤枉你不成?”

李敬业被王珂说得冷汗直冒,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违反了这么多得军规,可是他心里还有那么一丝的想法,认为自己所做的事,完全可以抵消自己所犯下的一系列错误。

李敬业刚开口说出一个“我”字,就看见王珂猛的一拍桌子说道:“你,你什么你,你做了什么本官不想听,你也不要和本官说,你要说回到长安去和皇上说去,本官只对你此次随意脱离队伍,事情不请示,事后不认真反省的事进行处理,别的不在本官的权限范围以内。”

~~~~~~~~~~~~~~~~~~~~~~~~~~~~~~~~~~~~~~~~~~~~~~~~~~~~~~

PS:本书已上架。本书首发:17k.com 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正版阅读。更多精彩,尽在17k.com

~~~~~~~~~~~~~~~~~~~~~~~~~~~~~~~~~~~~~~~~~~~~~~~~~~~~~~

王珂此话其实很明白,就是说给李恪和唐俭听的。他明白,这个时候李敬业把事情说得再详细也没用,,自己必须得做这个恶人,还不如让李敬业这个事通过唐俭或李恪的嘴,传到李二同志的耳朵里去,让李二同志来问李敬业,大不了就是自己挨李二同志一通训,说自己不知道变通。

让李二同志来坐决定该怎么处理李敬业,反正自己现在做出什么决定,也要先报给李二同志,待李二同志批准了才能执行,自己和不就做出一种姿态来,也等于是帮了李敬业一把。

此时的李敬业已经死心了,他认为王珂就是要对自己不利,干脆什么也不说了,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跪在那里任由王珂处置了。

王珂挥挥手,让兵士把李敬业押下去,帐篷里只留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才转身对唐俭和李恪说道:“二位对此事怎么看,该如何处理呢?”

李恪抢着说道:“王兄怎么不等敬业说完呢?说不定所做之事还是大功一件,功过相抵也有可能的呀。”

唐俭微笑着说道:“殿下此言差矣,我们现在就不能去管他到底去做了什么事,王贤侄是用他的声誉在为敬业好,此事这样操作不但最后敬业不会有罪,说不定还有功呢。”

王珂一听这话,马上就知道,这个老杀才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讪讪一笑说道:“唐帅何必说这么明白呀,其实这事小侄也是迫不得已,只有这样才能让敬业没有白白的跑上这样一趟。小伙子的勇气还是应该肯定的,只是这毛病还是应该让他改掉才行。”

李恪两眼里全是不明白,看看王珂,又看看唐俭,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怎么听不懂呀!”

唐俭和王珂相视一笑,却并没有马上向李恪说明原委。

王珂对着唐俭说道:“那伯父以为现在该怎么办?”

唐俭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把调都定好了,现在却来让老夫说。老夫什么也不知道,你自己拿主意就是,有什么问题老夫给你兜着。小子倒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这处罚是定得轻一点还是重一点好。”

王珂看看李恪说道:“小侄还是以为重点的好,反正我们这也只是个意见,最后做决定的不是我们,有朝里的那帮伯父在,小侄相信应该是没有事的。只是到时候还得请伯父帮小侄周旋一二才是呀。”

王珂最后一句话是怕他的处理意见拿出来以后,那帮老杀才不明白,认为自己对待李敬业过于严厉了,要是对自己有什么不利,到时候还得唐俭出面帮自己介绍一下,不让自己吃亏。

唐俭当然明白王珂这话的意思,点头答应道:“这个贤侄尽管放心,老夫一定一力承担。老夫想,既然老夫都能看出贤侄的用意,相信那些老匹夫也是能明白的。”

李恪见二人说得如此热烈,自己却一句也插不上话,干脆不再吭声,打好主意待事后再好好问问王珂,他相信王珂一定会给自己解释清楚的。

唐俭想想说道:“那重到什么程度呢,如果这个尺度把握不好,可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呀。那弄不好可就得不偿失了啊!”

王珂点点头说道:“小侄就是为这个为难呢,所有想和伯父商量一下,看到底如何做才能做到恰当好处。”

这个问题的确是不简单,这个尺度把握不好,轻了不能起到警示作用,对李敬业也不能有很好的教育意义,让他以后做事能够明白,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不打无把握的仗;重了,李敬业倒是教育了,对所有官兵也都起到警示作用了,可是把功劳一摆出来,却不能抵消或超过给李敬业所定下的罪责,那就真的是没有办法弥补,要让李敬业受到惩罚了。

帐篷里一片静寂,李恪倒是什么也没有想,只等着可事后给他解惑,唐俭和王珂两皱着眉头在那里冥思苦想,可是却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标准。

最后唐俭先开口说道:“贤侄呀,老夫感到这个度实在是很难把握,能不能先别下结论,待回到长安找大家商议一下再说吧。”

王珂摇摇头说道:“这样不行,这个结论必须在我们出发前先作出来,我们拔营时就送出去,要比我们先一步到达长安,送到皇上的手里。这样才能做到事事周全,不露痕迹。”

唐俭瘪瘪嘴说道:“太难,老夫实在是想不出来,这要先得出结论,还要让皇上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引起如此大的风波,实在是有些困难。要是皇上随手就批阅了,不再过问,那岂不是就害了李老匹夫了吗!”

唐俭这样一说还真提醒了王珂,唐俭的担心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要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就害了李敬业了吗?王珂心里一凉,暗自责备自己没有想得周全。

凝神细想,王珂终于想到了办法,连忙说道:“伯父,看来这次小侄真得做个完完全全的庸人了,为了敬业,小侄就豁出去了,最多让皇上骂小侄办事不力,撤了小侄的职!”

唐俭见王珂说得如此严重,连忙问道:“什么想法?”

王珂对着李恪说道:“麻烦殿下赶紧去找到敬业,把他此次事情的经过让他口述出来,越详细越好。”

李恪不知道王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及多想,径直去了。

这时王珂才对唐俭说道:“小侄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详细的写下来,再附上李敬业的口供。对结论小侄只写上建议,不下最后的结论。然后在结尾处就说我们对处理意见不统一,小侄不敢妄自决定,特请皇上定夺。这样皇上就不得不去考虑这件事情了。而且小侄想好了,这个奏折发出去的同时,麻烦伯父给李伯父书信一封,让他在我们到达长安的前一天再递到皇上那里去,这样时间就充裕了。”

唐俭把王珂的话细细斟酌了一遍,感到也没什么问题了,两人才商量着把奏折写了出来,只等李恪把李敬业的口供拿来,就可以往长安送了。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一下。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

PS: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大大可以加QQ:1090207802 对本书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可以在Q里与作者进行讨论。作者对各位大大的支持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