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沙盘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沙盘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经过杨木匠几人几天的忙碌,整个庄子里都已经习惯了聊天坐椅子、吃饭上桌子,晚上睡觉要睡在床上的生活。
现在王珂一家就正在围着桌子吃饭,今天的菜是王珂下厨做的。
在这几天里,王珂除了看看几个木匠做家具外就是在庄子里带着张叔到处收集各种调料。几天功夫下来,除了辣椒还没有传进中国没有找到外,别的调料还都给他们找了个七七八八,虽然有的份量很少,可也算有了。
只要有就好办,反正可以叫人去找,也不用自己跑断腿,谁叫自己是少爷呢。王珂就是这样想的。
最让王珂惊喜的是居然在香料里发现了孜然,这让一直喜欢吃烧烤的王珂着实高兴了一把,于是今天手痒就下厨动手做了一个烤鱼出来,顺带弄了几个小菜,还把来唐朝前买来准备送礼的几瓶五粮液给拿了出来。
王硅本来回来的时候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酒之后也心情好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和王珂聊起了朝中正在争论的事情。
王珂知道在贞观三年的十二月,李靖将率领大唐军队和东突厥作战,第二年就把东突厥给灭了个干干净净。现在朝里也就是在争论到底是不是应该现在出兵,现在都已经是八月初了,主战一方说完全可以一战,要求出兵;而反对一方也不是说不赞成作战,而是觉得现在时间已过,天气开始转冷,要求推迟到明年四、五月再动手。
王珂见现在王硅心情也还不错,也就大胆的说道:“我记得皇上初登大宝的时候就出了个‘白马之盟’,皇上当时就想和突厥开战,可当时的国力却无法如愿,这也就成了皇上心里的一块心病。而现在不同,我们大唐经过这几年的休养生息,完全有能力和突厥作战。至于天气嘛,也算是个问题,但不会太大,今年只要把突厥逼得向北迁移,明年开年只要天气一好转就完全可以攻而歼之。”
王珂从历史里知道这场战役的进程和结果,说起来口气也就颇为肯定。王硅楞了一下,看了一眼王珂,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开口说道:“这段时间那些武将一直嚷着要打,思路和你说的也差不多,皇上也有些心动。可现在突厥那里的地形我们不是很清楚,天也快凉下来了,如果不能在寒冬来临以前按你们说的那样逼迫他们北迁,我们主动进攻可就得不偿失了啊。再说我朝多也步兵为主,而突厥人都是马来马去,行动比我们快得多,这些也都是问题呀,朝中也是争论不休啊。”
王珂拿起酒瓶给王硅倒满,坐下来说道:“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孩儿以为完全可以一战!”
王夫人见两父子说个不停,打断说道:“老爷也是,珂儿刚回来不知道情况。年轻人心气大也罢了,老爷都这把年纪了还和珂儿一般说这些做什么,让珂儿好好休息一下才是呀。”
王珂见母亲要阻止他们谈论这个话题,急忙说道:“娘,不能这样说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身为大唐人,当今圣上圣明,爹又是皇上的重臣,为臣者不能为君分忧,实为不忠也。”
“好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王硅听到王珂的这番话,大声称赞道:“珂儿,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为父听听。”
王珂理理思绪,一脸正经地说道:“自前朝以来,北方突厥人就时时犯我疆界,他们平日里以游牧为生,与我中原之地农耕不同,每到冬季就没有收成,只能是到我朝抢夺粮草度冬。我想,今年也不会例外。当今圣上仁义治国,我朝国力大增,兵强马壮,何不在现在就备足粮草,屯兵于边境,待冬季来临,突厥人来犯之时,一出击之,必能一举歼之。”
王硅边听边点头,考虑一会又问道:“对地形不熟,又如何解决,现在我朝对突厥的分布情况并不清楚,一旦战事开启,如何能够做到一击必中呢?”
“这个问题孩儿也已经想过了。”王珂自信满满地说道:“现在我朝对突厥大的安置地经过斥候的打探也都十分的清楚,只是因为地形的不熟悉而不能很恰当的用兵而已。这个问题孩儿可以解决,孩儿有个想法,在这几日里就做出一个沙盘来,把突厥的整个地形地貌都体现出来,以供军方推演,理出一个最佳方案。还请爹暂时不与朝中说明此事,待孩儿把一切做好,爹再报与朝廷定夺。”
“沙盘?”王硅很是不解地问道:“是个什么东西,珂儿可否先与为父说说,是不是也是珂儿在极西之国学到的东西?”
王珂解释道:“所谓沙盘,就是用各种各样材料把真实的地形地貌按照原样缩小成一个如同景观一般的东西,在上面可以根据双方实际兵力大小进行演练,看所作出的预案是否完善、可行,这样就可以在实际开战前对战事的形势作到一定的心中有数,对双方的态势预先做出判断。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当然这个沙盘的作用也不是仅限于军事上,在别的方面也是有用的。”
王硅听得一脸喜色,双手互击不断叫好:“真是好东西,居然有如此的功效。珂儿赶紧做出来,待你做出来以后我请李靖将军先来看过再报与皇上,若真如珂儿所言,灭突厥之日不远亦。”
整整三天,王珂忙得头晕眼花,看着眼前这个根据后世放在车里的一本交通地图册按比例缩小的地形地貌做出来的沙盘,王珂明白,一千多年的时光流逝,地形地貌肯定和现在有一些不一样了,但大的变化应该不会太大,只要在有人问起的时候说明一下是自己对地形不太熟悉还是可以忽悠过去,估计也不会有人太过于计较的。
王珂叼着烟,一边看着自己做的沙盘,一般开始YY:“要是这些军中大佬、杀人狂看见这个东西会是什么表情呢?老李同志会不会给自己一个官做做呢?嘿嘿,”
正当王珂对着沙盘遐想着傻笑的时候,只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鱼贯而入。
回过头去,只见王硅与几个身着铠甲的军官说笑着正走进院门。与王硅并肩而行的是一名身材高大,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不用问王珂也知道这就是大唐有名的大将军李靖了,因为在一帮武将里他的年龄是最大的,在这个时候推算一下也就只有他应该是这个年纪了。
后面两人都在四十岁上下,一个英俊威武却透出一股子书卷气;别一个虽不能说丑吧,却也不能说好看,但浑身上下都透出一阵杀气,看得王珂背心不由得一凉。
这二人后面跟着的三个就年轻多了,其中两人和自己相差不多,别一个估计要小上几岁,不过个个都看着顺眼。
王珂心里不由暗自不爽起来:“这个唐朝怎么这么多帅哥呀,这让我还怎么泡那些漂亮的小萝莉嘛?哦滴神呀,难道我在后世不待见漂亮MM,到这里还不给我机会呀。我要求买豆腐去。”
王硅走到近前,对王珂招手道:“珂儿,快来见过几位将军。”说着指着来人一一介绍道:“这位是英国公、并州都督李绩李将军;这位是卫国公、兵部尚书李靖李将军;这位是卢国公程知节程将军。”
王珂一听,这可都是在后世都有名的大唐名将、杀人狂,不敢怠慢,急步上前恭敬地行礼说道:“后进王珂拜见三位大将军,三位大将军的大名久仰亦,今日得见,心里激动不已,往后还望几位将军多多教诲才是。”
李靖大笑,伸手扶起王珂说道:“前几日听王兄说起贤侄回家,本欲上门道贺,无奈朝中正是事物繁杂,一直未曾前来。今日贤侄又为国出力,我等才借机上门,还望贤侄不要责怪我等才是。”
王珂听到这话,心里想道:“你们这些都是杀人狂,哪敢说你们呀,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嘴里连忙回答道:“国事为重,将军为国操劳,王珂怎能有怪罪之心。不知几位少将军都是何人,还烦请大将军介绍一二。”
李靖见王珂如此识礼,心中虽是赞叹不已,嘴里却责怪地说道:“我等与你父同朝为官,朝里也兄弟相称,难道就当不得你叫一声伯父吗?”
王珂老油条了,自打见了这几位老杀材就一直想套近乎,可又没见王硅发话,这时见李靖这样说,企有不顺杆爬的道理。连忙说道:“哪有啊,只是初见几位伯父当面,被几位伯父身上的英武之气吓住了,小侄实在是不敢放肆,还望几位伯父见谅。”
“王硅,你这儿子怎么这么酸呀,赶紧带我们去看看他做的那个什么沙盘,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让李靖这个老不死地还没看到就在叫好。”王珂正和李靖说得开心,就见旁边的程知节大着嗓门叫开了。
连忙收起心情,对着程知节一阵马屁:“程伯父一看就是直爽人,小侄实在佩服,以后程伯父有空还要多教教小侄你的开山斧,小侄对伯父的斧可是久有耳闻了。”一阵马屁拍得程知节大嘴一咧,高兴的不知所以了。
旁边众人也知道王珂是在打屁,各自一笑,跟着王珂走进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