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沙盘推演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沙盘推演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走进前堂来到沙盘前,王珂还没有来得及介绍,三个老杀才就已经伏在沙盘上开始比划开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座山是什么山,大唐边界又在什么地方。
王珂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也就退了出来。王硅借这个时机忙给王珂介绍这几个年轻人。
原来这三个年轻人正是三个老杀才的儿孙辈,最高最壮但在三人里最平常的是程知节的儿子程怀亮,也是当今皇上女儿清河公主的驸马;和自己年纪相当、身材也差不多一般高、王珂自认为和自己长得一样帅的是李靖的儿子李皙;而年龄最小的是李绩的孙子李敬业。
几个人年纪相当,没一会就已经混熟了,在一块说个不停。给人的感觉就是从来的是在一起,没有分开过的样子。
几个人正说得热闹,只听到程知节在那里叫道:“几个小兔崽子,叫你们跟来是让你们在旁边瞎闹的吗?还不快滚过来看看。”吓得几个人一下没了声音赶紧围了过去。
王硅见几人都看着沙盘不动身,就知道这群人一时半会是不会走的,也就顺势说道:“我一个文官,对军事上的东西可说不出什么来,你们先看着,我去吩咐下人准备酒菜去。”说完拱拱手转身离去。
王珂走上前去正好站在李靖的旁边,李靖转过头看看他,赞许地说道:“王贤侄这个东西对行军作战的确是很有用啊,不知贤侄如何想起做这个出来呢?”
王珂心中得意,但脸上却一脸严肃地说道:“位卑未敢忘忧国,生为大唐子民,能够为圣上分忧、为国出力乃是做人的本分。我在极西之国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东西,不论是用于军事上还是别的方面都是很有用的,因此我回来后听父亲提起要和突厥人开战,我就先想到了把这个做出来,供大将军们参考。”
李绩点着头用手轻捋着胡须说道:“好一个位卑未敢忘忧国呀,要是我大唐的人都这样想就好了。贤侄呀,你对这次和突厥人开战有什么想法没有,说出来听听。”
王珂从历史书里知道这次战役是怎么打的,可还是装着惶恐地样子说道:“小侄文不成武不就,企敢在几位面前班门弄斧,还是在旁边听几位伯父的教诲才是。”
李靖听王珂这样说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程知节不乐意了:“让你说你就说,这又不是在朝堂上,更不是让你带兵去打仗,说错了有什么关系?我们还会笑话你一个毛孩子不成。”
李绩也点点头说道:“说吧,就这几个人在,没关系的。”
王珂回想了一下历史书上所描述的情节,再稍稍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小侄以为我军应该分为三路进击,左、右两路以两翼合围的态势向前推进,可暂不与敌接战,当然有零星小队接触也可以灭之,以不影响行军速度为原则。中路大军从马邑出发,待夜晚时分直袭定襄,直指颉利可汗的牙帐。待我军夺取定襄之时,颉利可汗必定会把他的牙帐迁往阴山以北,这时我军三路合击之,必能一举歼灭突厥人。不知几位伯父对小侄的想法有何意见?还望几位伯父多多教诲才是。”
李靖没有回答又继续问道:“那贤侄以为这次出兵应以多少为好?由谁领兵呢?”
“小侄以为草原作战兵贵精而不在多,要求速度要快,三路大军有十余万人足亦,至于领兵之人,那就全凭朝廷调度、圣上定夺了。小侄可不敢妄言。”王珂明知道历史上李世民是派李靖、李绩和柴绍三人领兵出战的,在这里可不敢说出来,只好打个马虎眼了事。
李靖三人听完王珂的应对,一齐望着沙盘,手指不停地在图上移动,偶尔也停下来商量几句,分析一下利弊又继续演示。
王珂见自己也已经说完,又回身和程怀亮等人聊了起来:“程兄近日又在哪里玩呢?兄弟刚回来,家父让在家休息,还没时间出去玩呢,哪天程兄、李兄有空还是带上小弟出去逛逛可好?”
程怀亮和李皙对望一眼咧嘴笑笑说道:“这个倒是没问题,就是王兄这个样子的穿着打扮,我怕走出去别人看着不太象回事吧。”
王珂低头看看自己,还是穿着穿越前在后世穿的T恤、西裤和皮鞋,手上还带着手表,只好悻悻地说道:“我也没有办法,回来还没有去做衣服呢。我的衣服全都是这样的,先就这样吧,哪天你们出去玩,叫上我就是了。”
李皙笑道:“行呀,就这样。让他们看看极西之国的服饰也没什么关系的,我倒觉得挺好的。”
几个年轻人说得高兴的时候,李绩转回头来说道:“王贤侄的兵法倒也学得很好呀,我们明天上朝就秉明圣上,让圣上定夺吧,我想应该可行的。”
话刚说完王硅正好出来说酒菜已经摆好,请几位过去。几人一起走过去吃得尽兴才各自散去。
待送走几个老杀才王珂正想与王硅告退好去睡觉,王硅却叫住他,一起来到书房坐下,王硅细细问过刚才的情景,想了一会才用赞许的口气对王珂说道:“珂儿今日所述看来很合几位将军的心意,明天报与圣上应该能够通过的。近年来朝廷年年用兵,兵士也确实能战,为父虽是文官,建国之初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多少也明白一些战事,珂儿的对策也算得上是周全。不知珂儿今后是做何打算,可想入朝为官?如有此想法,为父倒是还能助上一些力。”
王珂听到如此这番话,连忙回答说:“父亲万万不可,我朝历来有家人不得一起在京中为官的规定,何况孩儿还没打算为官,就算要是真有这个机会,父亲也不能出面说话,以防朝中非议。如圣上真有此想法,也得等他人说出来。孩儿的本事也只是能动动口舌,真要是动真格的怕还差得远呢。孩儿当个纨绔算了。再说孩儿回来这些天感觉有好多事可以做还没来得及做呢。待孩儿做完这些事再来说这个事也不迟呀。如果真有让孩儿入朝为官的事还望父亲替孩儿推脱为好。孩儿有多少本事自己很清楚,如果现在入朝必定得不偿失。常言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的檩子先烂。别的大臣的儿女没出头以前我还是别去触这个霉头的好。父亲不会不帮助孩儿吧。”
王珂一席话说得王硅连连点头,感叹地说道:“倒是为父急了,还是珂儿想得周全。也罢,先不说这个事情,珂儿先在家陪陪你母亲,多和朝中大臣的子女来往一下,熟悉以后也能将来更好的在朝中立足。以孩儿的能力,不用为父指点也必定能够游刃有余的。”
王珂知道王硅这番话的意思,毕竟王硅是前太子李建成的属下,李世民夺位以后不计前嫌提拔任用,现虽得李世民信任,但和原秦王系的一部分人也还是不太和谐,所以在朝中还是有些局促。今日见王珂如此表现,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
王珂不由得心里暗暗说道:“看来拉帮结派自古就有,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呀。”
~~~~~~~~~~~~~~~~~~~~~~~~~~~~~~~~~~~~~~~~~~~~~~~~~~~~~~~~~~~~~~~~~~~~~~~~~~~~~~~~~~~~~~~~~~
小生低声请各位大大多多的收藏,多多的给花花和票票。你们的支持就是给我继续写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