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坐汽车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坐汽车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那日几位杀神来庄上后一直就未见消息,老爷子也只是说朝中正在商议。王珂闲来无事,回想起前世喝的茶叶的幽香,对现在面前所见的茶实在是不能苟同。于是让王硅老爷子找来了一些新茶,然后按电视里所介绍的步骤试制一番,在损失过半后也终于制成。
这日一早,王珂起床洗漱完毕,又兴冲冲地来到厨房,打算将剩下的茶叶全部的制完。正在忙碌之时,听到屋外脚步声急促而来,王珂手中不停,也没有去问,只是是家中下人有事,连眼都没抬一下,只问了一句“有什么事?”
“王兄好兴致呀,还自己下厨做茶,今日小弟前来邀王兄一同出去游玩,不知可否?”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王珂有余光扫了一下,却是程家公子程怀亮领着一个人正站在厨房门口,刚才正是程怀亮在问自己。
王珂手也不停地答道:“程兄专程前来邀小弟游玩,小弟企有不去的道理,还烦请程兄梢候片刻,待小弟这锅茶制好就与程兄前去。还请程兄带这位老兄先到前院去尝尝我制出的茶叶,休息一下。这里可不是你们呆的地方。”
程怀亮旁边那位公子开口说道:“王兄都能够在这种地方亲手做茶,我等在此看看又有妨呢。还是驸马先去把敬妹妹安排一下,别让几位弟弟、妹妹在外面马车里坐着了,都先进来坐着等吧。”
程怀亮点点头道:“还是三殿下说的有理,我先去安排一下,马上过来。”说完转身出去了。
“三殿下?”王珂马上反应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李世民儿子中最有治国才能,却终生没有出头之日,最后却被长孙无忌以谋反罪名杀掉的李恪。急忙停下手中的活,要下跪行礼。李恪连忙说道:“王兄别管这些俗礼,做茶要紧,恪还想品尝王兄的手艺呢。”
王珂来自后世,本就不喜欢这些礼节,现听到李恪这样说,也就借坡下驴,嘴里却说道:“不知殿下光临寒舍,珂未曾远迎,现在还如此怠慢,还请殿下恕罪。”
李恪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又不知今日我们要来,远迎什么?再说了,你我朋友相交,也不用在乎这些俗礼,随意才好。”
王珂看见茶叶已经快要炒好,也不再和李恪罗嗦吩咐下人撤了火,自己的双手不断翻动,不一会功夫一锅茶叶已经制好。
王珂拍拍手,这才正眼望向李恪说道:“殿下,茶已制好,下面的事下人自会料理,请殿下前厅品茶。”说着头前带路向前院走去。
李恪紧走两步,与王珂并肩而行,好奇地说道:“王兄怎么自己制茶?难道家中没有做好的吗?”
王珂笑着回答说:“此茶非彼茶,乃珂与极西之国时学到之技艺,与中土制茶不同却另有一番风味,一会殿下尝过就知道了。”
李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二人刚走进前院,王珂就看见程怀亮与一个小萝莉正坐在桌前品茶,周围一群小正太、小萝莉正到处乱跑。
程怀亮见二人走来,连忙站起身来,对旁边的小萝莉说道:“公主,这就是王珂兄,这茶就是他亲手所制。”
王珂见程怀亮这样称呼,知道眼前这个小萝莉就是他的夫人清河公主李敬,连忙上前见礼道:“不知公主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李恪在旁不屑地说道:“怎么这副德性,妹夫还说你怎么怎么样,在我看来也就一酸人,这是我妹妹,都一家人,不用这样吧。”
王珂看看李敬,心里想道:“都是什么事呀,十四、五岁的小萝莉,人都没长大就嫁人了,要人命呢。”再听李恪这样说,不由得恢复了本性,咧嘴一笑说道:“给殿下、公主行礼说我酸,不行礼我还怕丢了吃饭的家伙呢,要这样还要不要我们活了呀。”
三人听王珂如此说,都哄笑起来,引得一帮正到处乱跑的小正太、小萝莉也望了过来。
清河公主笑过后对李恪说道:“三哥赶紧来试试这茶,和平日里的大为不同,实在是好喝。”
李恪挥挥手说道:“你们都说好我就先不喝了,就让王兄带上一些,到了地头慢慢品不是更好吗。”程怀亮听到连声叫好,拉着王珂进去包了好大一包才走了出来。
王珂看着这群人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呵,也不知他们要去哪里。
他也明白,看眼前的情形,自己应该是骑马,可是自己也没马,就是有也不能和这些人比呀,以前骑过几次还都是在风景区让人拉着马慢走几步,哪象现在这些人一样纵马奔跑呀。
王珂无奈地望着程怀亮问道:“程兄,今天你们来叫小弟是往哪里去呀,远吗?”王珂的想法是如果不远说不得就走着去,如果远了就得动用自己的汽车了。自从来到唐朝,王珂就告诉自己,车要少动,别说车坏了没办法买零件,就那点油用完了可没地加去。真那样了车可真成了摆设了。
程怀亮见王珂问自己,也就顺便用手一指前面说道:“就在山里,也不算远吧,一个时辰就能到了。”
王珂一听要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当时就石化了,心里想道:“就算马车走得再慢,一个小时也能走上20公里,两个小时就有40公里,走还不累死我呀。得,还是动车吧。”想好后忙说:“你们等等,我开车去。”
说着跑向自己的房间去拿钥匙,弄得程怀亮和李恪两个面面相对,不知道什么叫开车,还以为他说去叫马车呢。
正在他们伸头不停向庄门内望的时候,只听到一阵轰鸣声中一个怪物冲了出来,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王珂把头从里面伸出来说道:“谁来坐这里给我指路,我不知道该怎么走。”
李恪和程怀亮跳下马来,张着可以塞进去一个鹅蛋的嘴,围着王珂的车转了一圈。
李恪吃惊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王珂知道吓着他们了,连忙回答道:“这是极西之国的交通工具,叫汽车;要不你们都坐进来,把你们的马和马车都放庄子里,回来的时候再来取?”
李恪看了看,迟疑地问道:“能坐下吗?这么多人呢。”
王珂默算了一下说道:“可以,但是要挤一挤,听我安排就没有问题。”
李恪见此也不再犹豫,大声叫其他人都下来,吩咐车夫把马车都赶到庄子里去。
王珂叫来张叔,让他那马都拉到马厩里去,把车夫安排好。张叔一一答应,自去安排去了。
王珂站在车前,仔细安排起来:副驾驶座李恪抱一个小正太;中间双人座可以挤上三个小正太,双人座的旁边的扶手本来就是一个座位,翻下来程怀亮坐还可以照顾这几个小正太;剩下的三个小萝莉和清河公主坐在后座上,至于他们带的礼物全放在后座后面的行李箱里。刚刚好,而且还不算太挤。
众人同从王珂的安排,钻进车里坐下,一个个都好奇地打量着车里的陈设。李恪抱着个小正太也歪着个头看着王珂面前的仪表盘,不停地问这问那。
王珂一看这样根本没法专心开车,只好答应以后再告诉他。
李恪得寸进尺,要求王珂教他开这个叫汽车的怪物,程怀亮在一傍也不停地起哄,要求把自己也算上。
王珂不胜其烦,只好悻悻地答应下来。但是先申明如果没油了就不能开了。害得两人又不停地问要什么油,要多少,都由他们来出。听得王珂满脸黑线,彻底石化了。
~~~~~~~~~~~~~~~~~~~~~~~~~~~~~~~~~~~~~~~~~~~~~~~~~~~~~~~~~~~~~~~~~~~~~~~~~~~~~~~~~~~~
事情太多,刚回家,让大家久等了。
还是那句话,请求大家对收藏,多给花花。有票票的朋友把我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