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初见南平公主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初见南平公主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由于路况不好,再加上道路不熟,王珂在李恪的指点下慢慢地向前开着。
足足开了一个小时,其次才来到一个大园子前,李恪指点着王珂象穿越迷宫一般穿过一片花园后,王珂把车停在了一座庞大的建筑物前。车刚停稳,就见门里出一群俊男靓女来,脸上全是一片惊讶的神气。
王珂等车里的人都从车里下来以后才走出来,站在程怀亮的旁边,看着眼前的那群人不停的相互打着招呼。
从他们的言语中,王珂听出这群人都是王子、公主和驸马们,不由得向着程怀亮责怪起来:“程兄,你怎么不说清楚就把我拉来了,这里都是皇室的人,你叫我一个外人来做什么?我先走了,下次叫我的时候先说清楚。”
由于有气,说话的声音也不由得大了些,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都注视着王珂和程怀亮两人。程怀亮被王珂这样一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一下楞在了那里。
李恪连忙走上前来向王珂说道:“这事怪我,不能怪怀亮,今天路过你家庄子的时候,怀亮说你回来了,还说起你让他出去玩的时候叫上你,我才让他今天也叫你一起来的。今天也就是我姐姐襄城公主这个园子建好了,请这些公主来玩。我也是自个来的,也不在邀请之列。再说了,我们的马和马车都在你家庄子里,你走了我们一会怎么回去呀。好了,王兄,就别恼了,留下来玩吧。”
王珂经李恪这一说也慢慢地平静下来,毕竟这些人都是皇家人,自己也不能太过分,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李恪于是拉着王珂介绍。众人本来还诧异王珂的打扮从来没有见过,听李恪一说也就释疑了。
本来唐朝就是一个很开明的时代,对外来的东西接受很快,在当时对胡服也是相当的接受,在街上更是经常可以看到穿着胡服的人招摇而过,对于王珂身上这种比胡服也奇怪不了多少的衣服,在过了刚开始的惊讶以后也就习惯起来。
今日的主人襄城公主见状忙张罗着大家进屋,几个小正太、小萝莉嚷着要到处去玩,公主也由着他们,派人跟着不让他们乱跑就是了。剩下这些年纪大一点的都跟着公主进了房里。
程怀亮悄悄地给王珂介绍着:襄城公主旁边的是驸马萧锐,是宋国公萧禹的公子,后面跟着的三个公主分别是遂安公主、豫章公主和长乐公主,再后面那两个男的分别是长乐公主的驸马,长孙无忌的儿子长孙冲和豫章公主的驸马唐义识。遂安公主的驸马窦逵因为有事没有前来。
王珂听后心里暗自想道:“窦逵还没死呀,记得遂安公主在窦逵死后又嫁了王大礼,也不知道这王大礼长什么样,能让公主下嫁。”心里想着不由得问出声来:“不知程兄见过王大礼没有?”
程怀亮奇怪地看了王珂一眼说道:“王大礼?王兄认识吗?”
王珂连忙回答说:“不认识,只是听说过,所以问问。”
“哦”程怀亮也没有多说。
刚坐下来,清河公主就对襄城公主问道:“怎么没见南平姐姐呀,姐姐你没告诉她吗?”
襄城公主慈爱地望着清河回答道:“怎么会不告诉她呢。可怜的南平妹妹,驸马爷都走了一年多了她都没有出来过。今天这种聚会姐姐怎么也要把她拉出来透透气的,估计是被什么事给缠上了吧,一会她肯定来,她答应了的。”
话音刚落,就见从门外走进来两个漂亮的萝莉,年长的一个十六、七岁的样子,气质高贵典雅,但眼睛里却透出淡淡地忧伤;另一个十四、五岁,跟在后面。
襄城见到二人进来就笑下说:“这不是来了吗?兰陵怎么和南平一块来的呀?”
年长的那个笑笑说道:“昨天兰陵就叫人来和我说她的车坏了,让我今天去接她一起过来,可我早上过去她还在睡觉,好不容易才拉起来,这才来完了,让姐姐、妹妹们久等了。”说完低下头怜爱地拍了拍兰陵的头,兰陵吐吐舌头向襄城跑了过去。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王珂望着南平,不由间地徐自摩的两句诗就随口飘了出来。
说罢一回神才发现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自己,不由自主地又望了南平一眼,只见南平脸上红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忙咳嗽了两下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李恪看了王珂一眼问道:“王兄,这两句不错呀,还有没,说出来我们听听如何?”李恪的问话打破了刚才的宁静,屋里的人都反应了过来,不过眼睛都还是一齐望着王珂。
王珂咽了一下口水,艰难地回答道:“我也是偶感而发,没有别的了,真的没有了。”其实王珂是只记得这两句,别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他本来就不太喜欢新体诗,就没有用心去记过,现在要他说,他哪说得出来呀。
长乐公主这时开口说道:“前几日听说王侍郎的儿子回来就做了一个沙盘献与朝廷,还以为就是一个武将,没想到今日一见,文采还这么出众,实在让人没有想到。”
程怀亮听得长乐公主这样说,得意地站起来说道:“王兄何止是文武双全呀,你们是没见到,他家里现在用的全是他自己设计的桌子和椅子,比我们现在这样可方便多了。对了,今天我们来的时候还在王兄庄上拿了一包他亲手制作的茶叶,现在大家品尝一下吧。”
说着拿出茶叶来招过一个侍女叫她拿下去煮。吓得王珂急忙跳起来阻止他道:“程兄,这个茶叶可不能煮,还是我来吧。”说着从程怀亮手中抢过茶来,吩咐一名侍女去烧水来,另一个取出茶具来,自己亲手操作,一套似是而非的茶道动作后,王珂把小杯一一递到这些人的面前。接下来当然就是一片称赞声了。
王珂待众人正在品茶之际,偷眼看了看南平。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南平出现,他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时不时要看过去。
在坐的公主中间南平要说漂亮,那长乐公主比她漂亮得多;要说成熟,南平也不及襄城,可是南平那眼里的一丝忧伤却让王珂心跳不已。
王珂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小子,没看见过美女吗?二十多快奔三十的人了,今天怎么这样?这不象你呀。错觉,一定是错觉。”
众人品完茶,开始聊起了朝里或宫里的事情,王珂也插不上话,只好默默地坐在那里喝茶。正在时,一支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扭头一看,原来是李恪在示意要他跟他一起出去。
王珂跟着李恪来到屋外,看见李珂一脸贼笑地望着自己,心里不自觉地有些发毛,掏出烟来点上,隔着烟雾问道:“叫我出来做什么?”
李恪还是不吭声,脸上反而挂上了一副要捉弄他的表情。王珂没有办法了,作势要走的样子说道:“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啊,我还要去喝茶呢。”
李恪看也把王珂逗得不行了,才慢慢开口说道:“王兄,刚才那两句话很有意思啊,不知可否和小弟我说说呀。我怎么发现有人在不停地偷看我南平妹妹呀。”
王珂知道自己的小动作落到了李恪的眼里,也只有嘴硬的说道:“刚才不是说了吗?还说什么?谁在偷看南平公主呀?不要命了,敢偷窥公主。”
“说什么了?就你那话,以为我们听不出来吗?还敢问谁偷看,除了你还有谁?别人用得着吗?”李恪一脸不屑的神情。
王珂一看自己被李恪逼到了墙角,只好耍起了无赖:“我怎么叫偷看了,我那是欣赏,欣赏懂吗?美女当前要懂得欣赏,你懂不懂?”
“哦,是欣赏美女。”李恪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又问道:“可我怎么发现你看别的美女的时候眼神不一样呢?”
王珂现在恨不得掐死这个李恪,太可恨了。
王珂正在心里问候着李恪的十八代祖宗(当然只能在心里问候,敢说出来吗?鄙视),就听到李恪说道:“给我什么好处,我给你创造机会?”
王珂也不多想,随口就答道:“随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都行。”话音刚落王珂马上就反应过来,又中了李恪的圈套了,这是的王珂真是恨不得马上去买豆腐一头撞上去或是找一根面条把自己吊死。
李恪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低声说道:“条件暂时没有想好,想好了告诉你,不过嘛,你先把你那些东西给我看看,我很好奇。”
王珂退后一步说道:“看可以,但一样也别想拿走,我就那点家当了,给你了我可就没有了,别的条件我们都好商量。”
王珂也想通了,NND,到这一步了,就认栽吧,只要别动我的东西,别的无所谓。泡你妹妹有你帮忙那还不正好。两人击掌为盟,相视一笑,并肩走进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