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不抄白不抄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不抄白不抄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出了庄子顺着庄前的土路没一会功夫,车子就来到了京城的城门外,王珂开着车慢慢顺着人流驶向城门。
只见几个兵士冲了过来,当头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大声叫道:“什么怪物,大家注意了。”惹得前面的老百姓都转过头来看,一看之下都被吓得四散开去。
王珂苦笑一下停下车来对李恪二人说道:“这下怎么办?我可没主意,就看你们的了啊。”
程怀亮不以为然地说道:“看我的,我倒要看看谁敢拦住我们。”说着跳下车去,对着那个军官大声说道:“张茂,还不让开,想让小爷给你松松皮才舒服吗?”
那个叫张茂的军官见怪物里钻出一个人来,还冲着自己大声叫自己的名字,定眼一看,连忙站住见礼说道:“原来是程小国公,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小的也没有见过才这样,还请小国公不要责怪才是。”
程怀亮挥挥手说道:“这个叫汽车,是王侍郎的公子从极西之国带回来的,你们也是没见过,就不怪罪你们了,赶紧把道路清开,让我们进去。”张茂连忙指挥兵士把档马什么的推到一边,把整个城门口都露了出来。
王珂目测了一下城门洞的宽度,汽车完全可以过去还有富余,也就放心大胆地开着车进到城里。刚进去李恪就急不可待地要去做衣服,王珂想着石油的事,于是说道:“还是先去找西域来的商人吧,先把事情问好了再去做衣服也不迟呀。”
李恪想想也就答应了,而程怀亮见李恪都答应了,也就不再说什么,指引着王珂奔他知道的几个西域商人的店铺而去。
一路上,只要他们的车经过的地方,都引起大家的一阵慌乱。不过还好,刚才在城门口看见过汽车的人都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进城后一传,没一会功夫,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个用四个轱辘在地上跑的怪物。不过王珂三人哪里知道这事,还一起在那里打屁说笑呢。
问过好几个西域商人以后,他们终于问到一个知道石油的,据他说在玉门关附近就看见过这东西,平常那里的人都是用来点灯的。
王珂按赖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细细地问清楚了东西的特征,感到确和石油相同。为了稳妥起见,决定先让商人给他先带过来一点让他确定是与不是,如果是再谈价格购买。商人痛快地答应下来,还说立即就写信让人去找。
三人志得意满地告辞出来,向据李恪所说的称为全京城最好的缝衣店走去。
三人刚进店门,王珂就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身材匀称,看得出正在试穿刚做好的衣服。
王珂感觉这件衣服与他知道的唐朝服饰不尽相同,正想仔细看看就听李恪在旁边说道:“南平也在呢,做了什么衣服呀,让为兄看看如何。”
原来的南平公主。南平转过身来,王珂两只眼睛立马就直了,喉咙处传出两声咽口水的声音。只见南平穿的正是那日王珂为她画的旗袍,合身的旗袍罩在她的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立即呈现出来,真是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
“哦滴神啊,快救救我吧,我快要死了,怎么能让我看见这么美妙的身材。魔鬼的身材再加上一张漂亮得没有一点缺点的脸蛋,还有那成熟的少妇风韵,高贵的气质。。。。。。”王珂望着南平不由自主地狂咽口水一边想道。如果这个时候谁看他都知道他一定是一副猪哥的模样。
南平看见是李恪他们,浅浅一笑说道:“原来是三哥来了,小妹是来取衣服的。不知三哥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李恪正要回答却听见旁边的王珂说道:“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呀,漂亮,实在是漂亮!”王珂这话本来是在心里想来着,可不知道怎么就顺口说了出来。
李恪看了一眼王珂又看了一眼南平,看见南平的脸红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正常,不过神情已有了一些变化,少了许多以前那种悲伤的神色,多了几分舒心和欢愉的样子。
李恪故意碰碰王珂说道:“王兄,看见我南平妹妹穿上你设计的衣服有何感想呀?”
“啊。”王珂被李恪这一碰才清醒过来,冲口就把李白的《清平调》给念了出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王珂刚念完,只见几双眼睛“唰”的一下都望向了他,他以为自己哪里不对,低头看看也没有看出一个名堂来,结结巴巴地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们这样看着我。”
李恪摇头晃脑地把诗再念了一遍,拍着手称赞道:“好诗呀好诗,不知王兄可否将此诗写下来送与我妹妹?”
王珂盯着南平问道:“不知公主可否愿意?”
南平被王珂盯得羞涩不已,但听闻这样的好诗,而且是为己而作,现又要录与自己,虽然感觉有些唐突,却也是欣然接受:“王公子如此才情,南平当然乐意,还请王公子动手写出来。”
这家店主平日就是给王公贵族家里做衣服的,企能没有这点眼力,在刚才李恪问王珂的时候就已经让伙计准备笔墨去了,现在见南平答应,急忙上前领着王珂来到铺好的宣纸前。
王珂学画出身,对纸、笔都有很高的认识,一看那纸,就知道是上好的宣纸,拿起那笔来细细一看,虽不是什么名家做的,却也比自己以前用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王珂平静了一下心态,卖弄地转回头问南平:“请问公主,你喜欢汉隶还是瘦金体来书写呢?”
汉隶大家都见过的也就不奇怪了,可这瘦金体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哪里知道这种字体在唐代还没有出现呢。
南平想了想说道:“那就麻烦王公子用瘦金体书写吧。”
王珂就是要这种效果,好象是让你选择,实际上却把别的字体排除在了选择的范围之内,这种小技巧王珂用起来那是得心应手,南平等人可就不会了,当然也就乖乖地进了王珂的圈套。
王珂学画的时候倒是几种书体都练习过,不过要说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汉隶和瘦金体了,其中以瘦金体最为擅长。
因为学画的缘故,王珂还是知道古时的书写习惯是从右至左竖着写的,与后世的从左到右横着写不同。提起笔来,王珂洋洋洒洒一挥而就,后面还按习惯题跋,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来自后世的人。
待放下笔才想起来此的本意,连忙拿出图纸,想老板说明做的方法,又一一量过尺寸才坐了下来。
李恪这是又出妖蛾子,对着王珂说道:“王兄,刚才吟得一首好诗,不知能否还能来上一首?”
王珂知道李恪的用意,也不推辞,想想说道:“刚才是诗,那现在我就再来上一首词吧。”
说着站起身来,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学过的宋词,张口念道:“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词在唐朝还不多,众人听闻都细细品味起来。王珂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说道:“嘿嘿,还是来的时候好啊,要是到了时间在明朝什么的,那我可就抓瞎了,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名句呀,想我一个现代人,又不是什么大文豪,让我自己作诗还不要我的老命呀。现在我是有地方抄,不抄白不抄,抄了也白抄。看你们拿我有什么办法。”
几个人品出个中滋味,都赞叹不已,南平更是从心里开始看重这个装束打扮都很怪异的人,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就看上一眼。南平的小动作王珂当然是看在眼里,因为他一直都注意着南平的一举一动,心里不由得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