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比试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比试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因为现在本人两部小说同时在17K发布,时间上实在感觉太紧,现决定每日还是一更,时间宽裕的时候尽量多更,还请各位大大见谅。(另一部小说名为《盟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刚起床冬月就跑过来了,告诉他外面有人在等他,王珂穿上昨天刚送来的衣服,套上一双让冬月按自己脚样做的布鞋来到前院,进门就看见一个下人打扮的小子正站在门边等候着。
王珂走上前去问道:“是你找我吗?有什么事?”
来人见礼后说道:“王公子,我是三殿下家里的下人,我家殿下让我历来告诉你,今日南平公主在府上摆宴,特地让我家殿下与你同去,殿下让我来请你和我一起过去,殿下在府里等你呢。”
王珂点点头,让来人候着,自己转回后院与王夫人说了一声,王夫人对王珂和这些皇室成员交往当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吩咐王珂注意礼节,少喝酒也就让他走了。
来到李恪府门前就看到李恪已经等在了门外。看见王珂开车来到,也不多说,做进去就指点着王珂向南平的府邸驶去。
近段时间王珂天天与李恪几人一起在长安城里乱窜,长安城里的人都已经对这个怪物见惯不惊了,见车子开过来最多也就是侧身让让,毕竟这个时候的道路可没有后世那样宽敞。
走进南平公主府的前堂,王珂就看见自己书写的那两首抄袭来的诗词已装裱好挂在了墙上,来赴宴的人都正在指指点点地谈论着。
只见李恪拍拍手说道:“大家不用看了,写这两首诗词的人已经来了,大家有什么就直接和他说吧。”说完还貌似无意地看了其中一个人一眼。
众人听到李恪的话都望向了王珂。王珂一看,人还真是不少,上次在襄城公主山庄见到的都在,还有几个却是今日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都是谁。
李恪就象王珂肚子里的蛔虫一般,知道王珂在想什么,低声一一给王珂介绍。
王珂这才知道今日到南平府上的并不都是皇家的人,还有一些朝中大臣的儿子和女儿。
王珂一一见礼后却没有看见南平,不免就问了一下李恪。李恪和王珂一起来的,肯定也不知道,但下拉过一个下人问了一下才知道南平下去安排宴会的事情去了,一会就会过来。
王珂也没言语,走到门外细细打量起南平的花园来。
正在王珂看得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南平的声音:“王公子,我们这里有位大才子想和王公子讨论一下诗词歌赋,不知道王公子可有兴趣。”
王珂回过身来,给南平见礼后才注意到南平身后李恪正陪着一个人站在那里,张得倒是挺帅,可眼睛里流露出的神情却让王珂很是不喜欢。
王珂记得李恪刚才介绍的时候提到此人叫崔明,言辞上也不是很待见,估计也不是太说得来。
李恪上前悄悄地对王珂说道:“王兄,这个人我们都不太喜欢他,知道因为父辈的关系都还不错,很多时候也不得不让他一起来。平日里他自持有些文彩,很是傲气,今天你就好好的教训他一下,也让他知道点厉害。”
王珂微微一笑,对崔明抬抬手说道:“不知崔兄要怎么比?还请崔兄先给个章法。”
崔明傲然应道:“也不比什么别的,我们就以院中的风景各作一首诗,我想王兄应该没有问题吧。”
王珂最看不惯这种持艺而骄的人,心中不免有些来气,也直接说道:“这个好办,不知崔兄是否已有佳句?可先道来,让我领教一番。”
崔明比王珂想到,又一直存心要和王珂比个高低,心中早就想好了,也不客气,张口就是一首七言绝句。众人同后也都觉不错,都一齐望向王珂,看他怎样应付,南平更是用有些担忧的目光望着王珂,怕他一时无法想出好诗而出了丑。
王珂听了崔明的诗也感觉已经把满园的景致都表达得十分的完美,不由得犹豫了一下,毕竟用同样的方法要想盖过崔明实在是有些困难,王珂脑子里急速地转动着,往日学过的诗词一首首地流过,忽然一首李清照的《如梦令》闪现了出来。整首词没有一处写到景致的美丽,可反着去想,却衬托出了雨前满园春色的美丽,用来和崔明打擂却是很适合,出奇不意嘛。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念完王珂笑嘻嘻地看着崔明问道:“不知这首词可入崔兄之耳?”
崔明也是有才之人,如何听不懂这反衬之意,不起自己那平叙的诗作,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心里虽然也已折服,但嘴上却还是硬着:“王兄高明,听说王兄书法不错,不知对画画一技可有研究,还请王兄赐教。”
王珂一听就来气,心里说道:“MD,诗词输了还要比画画,来就来,谁怕谁。上次你出题,这次我该来出题了,看我不玩死你。”想着指着院落角上的一簇竹林说道:“崔兄,你看这一片翠竹很是不俗,不如我们就以竹为题作画如何?”
崔明刚才已出过了题,这次王珂主动出题也说得过去,崔明也不好反对,只好答应下来。
唐代绘画以仕女图和山水为主,对花鸟的画法还不是很熟悉。王珂学画当然知道其中的道理,而他的写意花鸟中以松、竹最为拿手,他完全是以己之长攻人之短,不赢还有个鬼。
两人来到案前,各自动手,王珂画竹学自郑燮(郑板桥)的画法,不说深得其精髓,却也学到了八、九分,没一会功夫就临摹出了一副郑燮的风竹图来。再看崔明,一半还没有画出来。因为唐时还没有写意画这一画种,多以白描填色为主,比正统的工笔画倒是要简单一些,但比起写意来还是显得慢了许多。
众人见王珂只以墨色的浓淡变化就体现出了竹的风格,都惊叹起来,崔明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再画下去,只好放下笔来。环顾四周,见众人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也觉得没脸再呆下去,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尽自离去。
李恪见崔明离去,高兴得给了王珂一拳说道:“王兄啊王兄,你还有多少本事没有露出来呀,今天我太高兴了,你帮我们好好教训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王珂见大家都挺高兴,也用玩笑的口气说道:“我有什么不会的吗?我还真不知道,好象除了不会生孩子还没有我不会的了。”听得大伙哈哈大笑起来。
南平见两人说话越来越没有分寸,急忙上前邀大家进屋赴宴,众人才三三两两走到早已摆好酒菜的几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