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疯狂抄袭(1)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疯狂抄袭(1)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坐将下来,多事的李恪还没等主人南平开口,就举起一杯酒站了起来,四周看看说道:“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你们是一心为了功名利禄在奋斗;而本殿下无心于此,也乐得天天逍遥,不亦乐乎。今日幸有南平妹妹有此善举,再加上王兄今日为我们出气。我就在此提个建议,在喝酒之前先让王兄先来应个景,不紫大家意下如何?”一言说罢,满席称善。
王珂看看旁边的李恪,正以一副坏笑望着自己,气得真想一拳打他个满脸话儿开,可也不敢真的这样放肆。
见众人都望着自己,也只好站起来说道:“殿下就知道欺负我,这里哪有我说话的份呀。但是。。。。。。”注意这个但是啊,这个老练的王珂。”但是既然老大都发话了,我们这些做小弟的怎么也不能丢这个脸不是。还容珂想想才是。”说完右手端酒,左手背在身后,作铭思苦想状在大堂里渡起步来。其实咱们都知道他不过是在回忆以前学过的诗词而已,嘿嘿。
就在王珂渡步思考的时候,南平已经叫过一个女倌在旁边候着,只等王珂念出诗句好随时记录下来。大家都望着现在正故作潇洒的王珂,整个大堂里一片寂静。
这时只见王珂端着酒杯的手向上一举,嘴里缓慢而有力地吐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醒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滤。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估去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一口气把李白的《将进酒》朗诵完毕后,王珂感到屋里静悄悄地,没有一丝的声音。王珂左顾右盼发现大家都还沉浸在他刚才声情俱佳的表演里还没有拔出来。于是这小子的花花肠子就又开始动起来了。满屋的美女、帅哥,呸,没有帅哥,王珂的眼睛里现在只能看见雌性动物。一个个的欣赏,王珂这个乐呀,哈哈,抄袭真好,你看把这些人镇的,看来今天得好好的抄袭一把,疯狂的抄袭。
可得让这些个美女记住了,是我让他们听到了这如此美妙的诗词,也让我杂欣赏她们的时候有勇气细细地欣赏,对,就是欣赏。嘿嘿。
王珂看着这些美女正傻乐呢,就感到肩上一疼,扭头一看,却是李恪站在身后,正准备再来上一拳。吓得王珂连忙闪到一边,嘴里不停问道:“干吗呀你,我得罪你了还是怎么?这么用力。”
李恪见他这样笑着放下拳头说道:“你在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都不答应,等你喝酒呢。”
“哦,没想什么。”王珂连忙回答道:“只是刚才吟完有点感触而已。喝酒,喝酒。”说着急步走回自己的几案前。
刚想坐下,一不小心两只脚却绊到了一起,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大伙一见都哄堂大笑起来。南平这时正把酒要送进嘴里,看见此景不由一笑,一杯酒却全倒在了衣服上,连忙站起身来,转回后面更衣去了。
王珂本来这一摔很是尴尬,南平这一下却又正好救了他的驾,大家都忙着去关心南平,倒把他刚才的糗事给忘了。
事情过去大家也不好意思老是笑话王珂,都纷纷走过来与王珂敬酒,说着自己刚才听了那首诗的感受。王珂正应付着这些人却看见长孙冲站在外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必是有话要说却因为这里人多说不出口。于是和眼前的人胡乱的搪塞了几句。向长孙冲示意一下就向门外走去。
转过门廊,王珂见四下无人便低声对长孙冲问道:“不知驸马有什么事?请但说无妨只要能办到的,珂决不推辞。”
长孙冲也不客气,直接说道:“听说前日王兄与殿下去做衣服遇上南平公主,王兄作的那两首诗。”
“是的,当时见公主着那衣裳很是美丽,有感而发,有什么问题吗?”王珂见长孙冲如此相问,以为有何不妥,不仅问道。
长孙冲一脸苦笑地说道:“你倒是有感而发了,我可苦了。”
王珂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事怎么与长孙冲又有了关系,可又不知该如何问,只好望着他不吭声。长孙冲见王珂这个样子,一细想才发现自己说这话还真有些语病,连忙解释道:“那日南平把王兄写的诗拿去装裱好在回府的路上正好遇到了我家长乐,长乐听说这事回来就要我也给她作一首,我这几天想得头都大了还是没有想出来,今天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还请王兄能援手才是。”
王珂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心想这还不好办吗?李白的《清平调》写了三首,我不过用了一首而已,给你一首又有什么关系呢。微微一笑说道:“驸马不必着急,长乐公主天生丽质,美艳绝伦,驸马与公主相得益彰,这点小事珂企能有不帮之理,还请驸马记住了,只说是你自己想了好几日才作出来的不就行了?”
“那请王兄快快说与我。”长孙冲着急地催促着。
王珂不慌不忙念道:“一支红艳露凝吟,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长孙冲仔细聆听,低声复述记熟后连连拱手道谢。
两人并肩走回堂内,看见南平已经换衣出来,还是一件旗袍。
大红的绸缎上用金色的丝线绣着百合,本来红色和金色都是很耀眼的颜色,很不好搭配的,但她这件衣服的绣工却显得十分的和谐,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
李恪见两人一齐进来,高声说道:“你们俩做什么去了,叫我们一阵好找。”
长孙冲毕竟是文人,欺瞒哄骗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正在那里吱吱呜呜不知如何说时。
“能做什么呢,长孙驸马为长乐公主殿下作了一首诗,他比较喜欢我写的瘦金体,找我帮他写出来,难道我能推辞吗?结果还惹得长孙驸马要向我道谢真是让我不好意思。对了,殿下找我们有什么事吗?”王珂知道让长孙冲要坏菜,连忙自己说了出来,以王珂说谎的能力,当然是滴水不漏,轻轻地几句就把问题化解了。
李恪指着南平对王珂说道:“那日你见南平穿的衣服吟了一首诗,今天给你加点难度,要吟一首能符合这件衣服的,你快快作出来,如果作不出来可是要罚酒的。”
王珂望着一脸贼消的李恪不怒反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一说话我就要坏事,作不出来你要罚我的酒,作出来了呢,罚你的酒吗?”
李恪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道:“好,就这一壶酒,看看到底谁喝。”
王珂见李恪答应了,也不多言,转眼望向南平。南平见王珂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心里没来由地一动,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晕红,把头低了下去。
~~~~~~~~~~~~~~~~~~~~~~~~~~~~~~~~~~~~~~~~~~~~~~~~~~~~~~~~~~~~~~~~~~~~~~~~~~~~~~~~~~~~~~~~~~~~~~~~~要花花,要收藏,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