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疯狂抄袭(2)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疯狂抄袭(2)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从上次在襄城公主的山庄里王珂为自己设计旗袍,南平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平静了一年多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一丝的变化。在拿到图纸后自己破天荒地立即就去做衣服,这也是一年多以来的首次自己主动要想去做衣服。
而且以前府里要给自己做衣服自己都是尽量推脱不做,实在是推不了要做也只是做一些素净的面料。可这次却是把自己下嫁王敬直前喜欢的颜色都做了个遍。
最巧的是自己去试穿的时候居然又碰到了他,他还为自己吟诗作词。本来也没想今日设宴的,只是衣服取回来想让他看看,还希望他能为自己再做上一首,没想到这就来了。
南平想到这里,忽然想起还没有听见诗呢,是不是自己想得太投入没听呀?忙抬头看着正望着自己的王珂问道:“王公子的诗作完了吗?”
王珂其实在李恪出题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杜九娘的《金缕衣》这首诗,但却没有马上念出来。说他有什么想法?其实大家都知道,也一定有很多人有去扁他的冲动。
他当时就想呀:“嘿嘿,你们不是说增加难道吗?那好,我就等会再说,想看美女看个饱再说。”于是就笑着一直看着南平,还没人觉得他失礼。都还以为他正望着衣服狂想诗词呢。
现在见南平忽然这样问,他却不知道南平的意思,只当是大伙等得不耐烦了,连忙回答道:“公主,还没有作呢,我刚想好了,请公主指正。”
南平听说还没有作,脸上不知怎么的有红了一下,平静下来才说道:“那请公子吟来,我们洗耳恭听。”
王珂看到南平的表情变化,心里也怎的就跳个不停。他长吸一口气开口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情取少年时。话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念完王珂习惯性地向四周望去,却见众人的眼神都不大对,再看南平,脸上也有了红潮。自己一想,也觉得这首诗是有那么一点暧昧。为转移话题,引开众人的注意,急忙对着李恪说道:“快,先把罚酒喝了。”
李恪提起酒壶,先看了一眼南平故意说道:“我喝倒是没有问题,怕是还得再来首才能过关吧。取消刚才的要求再来一首,不然。。。。。。。”
王珂也知道李恪想说什么,连忙说道:“再来一首就再来一首,没问题,你先把酒喝了我就来。”
见李恪端起酒来倒进嘴里,王珂张口就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次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一下,堂前的人无一不动容了。特别是那个李恪,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念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真是妙呀,好词,好词呀!”
再看南平,也是一脸的惊喜,眼里如同有一澈清泉掠过,以前那一丝忧伤已不见踪影。
王珂看出众人听到这首词后都各有感触,怕又有什么是会落到自己身上,就想拉人垫背来转移对自己的注意,于是开口对长孙冲说道:“长孙驸马,你刚才不是说给长乐公主殿下作了一首诗吗?何不现在说出来我们听听,也好让我们也欣赏一下呀。”
果然,王珂这样一说,大家马上把注意力转到了长孙冲的身上。长孙冲站起身了,见大家都望着自己,心里一急,却把刚才王珂告诉自己的诗给忘了,只见头上马上汗珠就往下滴,越急越想不起来,一个脸涨得通红。
王珂见罢,知道他肯定是忘记了,赶忙解围说道:“长孙驸马还害羞啊,那我就来代劳吧。”长孙冲见他这样说,也长出一口气连连拱手道:“有劳王兄了。”王珂一笑,张嘴便来。
王珂念罢,长乐公主嘴一撇说道:“这诗恐怕不是我家长孙作的吧,倒是像极了王公子的风格,难道是长孙想不出来,找王公子代劳的吧。”
长乐公主一语道破倒让王珂有些尴尬,悻悻地说道:“哪有,完全是长孙驸马所作,只是刚才让我为他书写是念与我听我才记住了而已。”
说着赶紧坐下,端起酒杯装着喝酒的样子,心里却暗暗骂自己找事,想转移注意力却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南平也看出场面有些混乱,忙站起来说道:“好了,大家喝酒,说了这么久想必菜也凉了,还是让我府上的歌姬给大家演奏一曲吧。”说完吩咐人撤下酒菜,挥手让歌姬走上堂来。
王珂怕李恪一会又出妖蛾子,偏头对李恪低声说道:“要喝酒陪你喝,你别又瞎嚷嚷了,小心不教你开车了啊。”
李恪一脸贼笑回答道:“嘿嘿,我不是帮你吗?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王珂听得哭笑不得,只好对着李恪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扬了扬拳头。李恪也很配合地往后缩了缩身子,端起酒来说道:“喝酒,喝酒。”
一串音符响起,王珂忙向屋子中间看去,只见两个美妙少女,一抚琴,一抚瑟。手指轻拨,一阵悦耳的乐声四散开去。王珂在后世本就对音乐不熟悉,在家或工作之余最多也就是弹弹吉他,出去K歌也不怎么唱,要是纯音乐的东西,除了理查德弹的钢琴曲就只听过小提琴独奏的《梁祝》了。现在让他坐在这里听,他就知道这个音听起来顺不顺耳,要说到表达的什么意境,他可就变成牛了。
一曲终罢,李恪果然没有吭声,可还是有个声音冒了出来,只见襄城公主微笑着说道:“王公子,这么好的曲子,难道不值得你作上一首吗?”
王珂一听这话,马上就一脸黑线,立即石化了。心里暗暗叫苦:“我肚子里这点东西都快被你们掏光了,这样下去我还怎么混呀。”嘴里却说道:“公主这样说,小可就试上一试吧。”
想了想才开口道:“主人有酒欢今夕,清奏鸣琴广陵客。月照城头鸟半飞,霜凄万树风入衣。铜炉华烛烛增辉,初弹《绿水》后《楚妃》。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歇稀。清淮奉使千余里,敢先云山人此始。”
襄城听完不解地问道:“最后两句我不懂了,我们这里没人要走呀,王公子这两句是什么意思呢?”
王珂念出来的时候就怕有人要问,早就想好了说辞:“刚才作这首诗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回来前朋友送我的情景,顺口就说了出来,没什么旁的意思。”众人经他这样一说也就没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