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张 一定要做生意
章节列表
第十九张 一定要做生意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忙了几天,结果就是没有来得及更新,心里很是不好意思。所以也不好让各位送花花,收藏,给票票了。大家先忍耐一下,等事情理顺了小生保证恢复正常更新。先别骂我就是了!!!
~~~~~~~~~~~~~~~~~~~~~~~~~~~~~~~~~~~~~~~~~~~~~~~~~~~~~~~~~~~~~~~~~~~~~~~~~~~~~~~~~~~~~~~~~~~~~~~~~
一行人回到府中,王珂想起刚才冬月搬东西时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在车上的时候本来就想问,可当时王硅两夫妻也坐在车里,就没好开口。现在看大家都在忙着收拾也没人理他们,一把拉过冬月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眼睛盯着冬月问道:“老实说吧,刚才怎么回事?干吗不要那些下人搬,非要自己动手?”
冬月害怕地看看王珂,嘴一瘪有要哭出来。王珂见状急忙把冬月搂在怀里,语气温和地说道:“别哭,有什么就说嘛,夫君怎么会怪你呢。”
冬月抽泣着说道:“妾身昨天玩得高兴,不知怎么就把那电脑给弄坏了,怕夫君责怪也没敢和夫君说。”
“电脑坏了?”王珂奇怪地问道。心里想:“我才买来多久呀,就坏了?怎么可能呢!”想着轻轻拍拍冬月的后背,温柔地说道:“冬月先别哭,待夫君看看怎么回事,应该不会的。就是真坏了也没关系的,不就一东西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放开冬月取出电脑来,一开机,原来是没电了。王珂想着冬月昨晚正玩得起劲的时候,电脑突然没电了自动关机时的样子,一定很好玩,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王珂转过身去,把还在一旁暗自伤心的冬月一把搂在怀里,在冬月的小脸上亲了几下,笑着说道:“傻丫头,哪里是坏了,是电脑没电了。别伤心了,看你夫君我马上就让它变好。”
冬月听说没坏,长出一口起气,用手拍着胸口说道:“没坏呀,昨天可吓死妾身了,夫君赶紧把它弄好了,一会儿收拾好了房间妾身还想玩呢。”王珂望着冬月那波浪起伏的胸脯又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取出备用电池换上去,一按开关电脑立马就运行起来。冬月在一旁看着也笑了起来,忍不住抱着王珂在脸上亲了一下,马上又红着脸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去。
王珂取出太阳能充电器走到院子里,叫来一个下人搬出一张桌子和椅子来,把电池放上面充电,自己也拿出电脑来在一旁玩起了电子游戏。
也不知玩了多久,冬月走了出来,站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王珂这时玩的是一款枪战游戏《重回德军总部》,正玩得起劲,见冬月出来,一边玩一边说道:“等我再玩会就让你来。”
冬月一边用手轻轻给王珂按摩着肩膀一边说道:“夫君只管玩,妾身看夫君怎么玩的,也好学学。”
小两口一个正玩得兴起,一个也看得入神,每到惊险之时,还不时大呼小叫的,把正在书房里喝茶的王硅也吸引了出来。王硅走到俩人身后,也不知王珂玩的是什么,见俩人那么投入,也站在一旁看了起来。
王硅也是男人,做的虽是文官但也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对这种对抗游戏也有一种天生的爱好,可他不明白这里面的人手里都是什么东西,一会是短刀他倒是认识,可多数时候拿的却是象棍子一般的东西,一声很大的声音一响,对面的人就倒下一个。
看了一会,王硅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不仅问道:“珂儿,你玩的是什么呀?”
王珂一见父亲来了,急忙按下暂停,起身回答道:“爹,这是电子游戏,我现在玩的是枪战的,还有两款我比较喜欢的;别的还有几款,不过我不怎么玩,倒是适合女孩子玩的。”
王硅早就习惯了王珂嘴里不时蹦出来的新名词,也不多问,直接问道:“都是些什么,让为父看看。”
王珂把游戏保存后退出来,点开自己平时也常玩的那两款游戏,一个是《红色警戒》;一个是《暗黑破坏神》,细细地讲解起来怎么个玩法,说得是眉飞色舞。
这时正从前堂安排完事情回后院的王夫人见丈夫和儿子、儿媳三人在大太阳底下望着一个东西正说得热闹,也走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
王珂看见母亲也过来了,正好这两款游戏也说得差不多了,就点开另外的几个游戏说了起来,还真是,女人们看见这几款游戏就马上喜欢上了,王夫人不住地问怎么玩,王珂知道冬月已经熟悉了玩法,把王夫人丢给冬月去教,对王硅示意了一下。王硅点点头,两人就走了开去。
俩人来到书房坐下,王硅看着一脸严肃的王珂问道:“珂儿有什么事要与为父说吗?”
王珂点点头答道:“不知父亲能否告诉孩儿,我们家平时的花销都来自何处。”
王硅不解地看着王珂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王珂平静地回答道:“孩儿回来这么久,也看得出家里的日子不是很宽裕,所以想问问父亲。”
王硅点点头说道:“你也大了,也能看出来,这些事和你说说也无妨。我们家吃倒是没有问题,好歹有个庄子,粮食还勉强够吃。只是平日里的花销和府里下人的月钱就全靠我的那点俸禄了,一年下来也就没有什么剩余的,如果遇到府里要维修房屋什么的,说不得还要闹一点亏空。今年好一点了,皇上升我做了黄门侍郎,俸禄多了一点,今年应该要好一点了。”
王珂点点头接着问道:“除了父亲的俸禄,难道家里就没有别的进项吗?”
王硅奇怪地问道:“别的进项?什么进项?我没有门生孝敬,也不收下属的恭敬,哪来的进项。”
王珂忍不住问道:“我们家就没有什么产业,也没有想过做点什么生意吗?这样起码也有几个活钱呀。”
王硅叹口气说道:“我怎么也是朝廷命官吧,怎么能去做那种下贱的事情。士农工商,商可是排在最下层的,我怎么能去做呢。再说就是要做我也不会呀。”
王珂听王硅这样说,心里哪个气呀,没钱还嘴硬,可脸上又不能表露出来,耐心地对王硅说道:“父亲,我们先不说别的,你得承认没有商人的买来卖去,我大唐就不会如今日一般到处都有各处生产的东西供我们使用,就没有酒肆供我们聚会,我们穿的衣服,骑的马匹,哪一样离得开商人,你说是不是这样?”
王硅点点头说道:“倒是这个理,以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些,今日珂儿一说才觉得还真是这样。珂儿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只要能行为父一定支持。”
王珂见王硅松了口,忙把自己想了好久的想法说了出来:“爹,孩儿的想法是我们一步一步来,也别急着一时就什么都上。孩儿设计的桌椅你也是看见的,到我们家来的人看见了都要问一下,个个都喜欢得不得了。我想他们也不会不想用,只是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做罢了。现在庄子里几个木匠也很熟悉这几样东西的做法了,平日在府上也都是供奉,就是没事府里也得给钱不是,那不如就让他们做这些东西,孩儿再画几个样子出来,让他们都做出来,我们在京城里开个店铺,放上一套样品,谁家要什么就给他做什么,这样也不需要多少本钱,刚开始就只要有租店铺的钱就行了。有人订东西了,根据呀要的东西的价格我们先收一部分定金再给他做,不是就可以了吗?我平日里也注意看了,我们庄子里的木材还多,可以先做几套出来,送给与爹交好的几位大臣,这样也可以让他们帮我们宣传一下,你说行吗?”
王硅看着王珂,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过了好一会才说道:“看来珂儿还有什么想法,要不一并说出来吧。”
王珂摇摇头说道:“想法倒是不少,但还不很成熟,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做,还是先把这个做起来再说吧。”
王硅见王珂这样说也点点头道:“好吧,就按珂儿说的办吧。可是店里找谁管呢?总不能让你去吧。”
王珂想了想说道:“府里的人出面估计不太好,要不让庄上的张叔来管吧,庄里另外找人管。我觉得张叔倒是个能管事的人,至于帐目方面,让府里的帐房一并管上,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应该没有问题的。”
两父子商量了一番,把事情都里顺了,感觉没有遗漏的地方才走出书房,安排人去通知相关人等。王珂见事情办得很是顺利,说话声音也大了,走起路来手舞足蹈的,王硅看他那样,也是满脸笑意,眼里透出对儿子这样精明能干的赞许和欣慰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