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定价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定价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今天实在没状态,写得我很是别扭,大家先看着吧,有什么意见就提出来,我再改就是。
~~~~~~~~~~~~~~~~~~~~~~~~~~~~~~~~~~~~~~~~~~~~~~~~~~~~~~~~~~~~~~~~~~~~~~~~~~~~~~~~~~~~~~~~~~~~~~~~
接下来几天,王珂天天呆在庄里,守着几个木匠做自己新画出来的几个图样,张叔也早已经在西市找好了店铺,已经按自己设计的图纸进行了装修,只等庄里的样品一做好拉过去摆上就可以开张了。
王珂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几日来的事情,努力想让自己尽量减少一些疏漏的地方。
自从那日和王硅商量好以后,整个王府上下是全家总动员呀,府里的现钱全部拿了出来还不到一万贯,王珂当时就差点石化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堂堂一个大唐帝国的三品大员家里居然只有这样一点钱,在王夫人和两个姨娘拿出自己的首饰来才勉强凑了二万一千多贯,堪堪够给出西市他们看中的那间一楼一底的店铺的一年租金和装修的费用。
这也让平日里对自家开支不管不问的王硅大吃一惊,也更加坚定了他听从王珂的话一定要做生意的决心。毕竟钱多又不咬手,手里有钱总不是坏事吧。
王珂见到家里如此状况,也感到自己这个决定还算及时,如果再拖上一段时间,恐怕连这点钱也没有了。
王珂让王硅理出了一个要送家具的大臣名单,自己看过后又加上了李恪和襄城、遂宁、南平和长乐几位公主、殿下的名字。家里人本还觉得这些人如果一送就不会来买了,王珂把自己早想好的办法一说,众人的心情立马就转好起来。
原来王珂压根就没打算给每家人的府上都全部给配齐了,只是一家人象征性地送上一套,比如说一张桌子加四把椅子再加上一张床就算一套,送到府上来你说给谁用才好?说不得就得来买。来时再看见别的,瞧着顺眼了,用起来又感觉很舒服你不又得买了回去不是?生意就这样做成了。
王珂的生意经在唐朝那肯定是相当管用的,他还顺带着把后世商业活动中必备但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订货单、提货单什么的统统都画出图样来,交给张叔去找人刻版印刷出来,这一手也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小。
当然,店铺的招牌和标志王珂是决不会忘记的,直接就把后世的“居然之家”给抄袭了过来。懒人嘛,能自己做也不想去做,有现成的拿是一定要拿的,这也符合王珂一贯的作风,用王珂的话来说就是“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谁能咬我啊?”
王珂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按后世的家具公司那样来运作,只是这些人不知道这些操作手法而已。
几个木匠的手艺是越来越熟练,虽然这次做的东西比给自家做的更加别致,每一件家具上都精心的设计了装饰纹样,但在这几个木匠手里却也不算什么难事。
到第四天快结束的时候,庄子里专门用来堆放成品的三间房子里就已经快要放满了。
王珂计算了一下,今天只要再做上三套就已经够送人和把店铺里摆放好了。王珂叫过杨木匠叮嘱了几句,安排一个下人把送店铺的各种各样的家具装车往店里拉,而自己先走一步,他还有最重要的事还没有办呢。
王珂开车来到店里,只见张叔正指挥着店里的几个伙计在紧张地打扫着店里的卫生,毕竟时间紧,这刚装修好就要让开张,卫生不先做好可没法做事的。
走进店里,几个伙计都是以前庄里的下人,王珂见这几个人还算机灵,就安排到店里来了。这时见少爷进来,都纷纷停下手里的活,给王珂行礼。
王珂挥挥手示意各做各的事,拉住张叔就钻进自己车里。王珂因为以前,包括这次送人和摆样的家具所用的木材都是自家以前存下的,要技术价格就实在是很能计算,前几日他就让张叔去打听木材的价格,今天过来问问,也好把家具的价格最终给定下来,不然一开张,价格都没有还卖什么呀,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王珂盯着张叔问道:“张叔,木材的价格都打听清楚了吧?”
张叔从袖里拿出一个方胜来,递给王珂说道:“少爷,你要问的几种木材都问到了,我全写在上面的,你赶紧把价格定出来吧,开张可就要用啊。”
王珂对照着上面的价格,手里计算着每样东西的用料,当然,他不会忘记把损耗加进去的。没多会功夫,所有的成本价格就已经一一的计算了出来,不过落到纸上的价格比他计算的真实价格多出了五成,毕竟人工、店铺租金和以后材料涨价等等也是要一并计算进去的,这些也得算在成本里的。
王珂看了一遍自己写下的价格,抬起头对着张叔说道:“张叔,你觉得我们这些东西卖什么价格合适呢?”
张叔在王珂计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成本是多少(当然是王珂加了五成以后的成本),现在见少爷问自己,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回答道:“椅子一贯怎么都要吧,桌子三贯,床用料多,做起来也复杂,十贯要的,别的我就说不好了。还是少爷看着决定吧。”
王珂微微点头,张叔说的价和自己的预计相差不多,也不多言,直接把这几个价格就写在了价目表里,又和张叔商量着把别的东西的价格定了出来。
现在就等着样品拉来摆放了,王珂掏出烟,一边抽烟一边给张叔说着以后可能会碰到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听得张叔是眼都没敢眨一下,以前哪听到过这些呀,这些都是经验呀。拉家具的马车来了,王珂指挥着把东西一样样按自己的要求摆放好,不一会儿就各就各位。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还真是不得了,王珂把后世能抄过来的东西都抄了个遍,桌子、椅子、床就不说了,连大衣柜都做出来了,还是滑门的;书桌、仿明清家具中的供奉案几、衣帽架。。。。。。好几十个品种。
楼上除了一间休息室外,还隔出了一间贵宾室和两间展示间。展示间一间按前堂会客的模样布置,另一间按卧室布置,在这个时代也算是很新颖的做法了。
布置完毕,王珂派人回府通知家里人都来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动的没有,没一会,王硅就带着王夫人和两个姨娘以及冬月来了。
走进门几个人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家具也能做出如此多的花样来。王珂带领他们上到楼上,当他们看到两间展示间的时候,更是惊叹不已。
王硅喃喃说道:“珂儿,咱们家以后也这样摆,这让人看起来就舒服,比我们家现在这样可顺眼多了。”
王珂心里暗自得意地想着:“这还用说吗?木制沙发,三人座、两人座、单人座的都有,茶几中间一摆,完全就是现代风格,当然比你唐朝的摆设漂亮得多了。”嘴里回答道:“爹,咱们家不急,等我们赚了钱孩儿把府里先装修一遍我们就这样摆。”
王硅点着头来到展示卧室的展示间里,指着床头两边的矮柜问道:“这个是什么?”
王珂笑着回答道:“这个**头柜,可以放一些小东西,也为了晚上方便放个烛台什么的,可以靠在床上看点东西;娘和姨娘们也可以坐在床上缝个东西,方便一点。”
众人听他这样解释也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纷纷说想得周到。
看完下楼来,王珂见没有什么不妥,就对着王硅问道:“爹,送人的家具都做好俩,你看什么时候送啊,明天正好你不用上朝,要不明天送吧。”
王硅想了想说道:“送去怕不好办吧,我们也没这么多车呀,要一家一家地送怕一天都送不了几家呀。要不咱们这样,在给每家的请柬里都夹上一张你做的提货单,写明都有些什么东西,让他们自己找时间自己去取去,这样我们也省事,他们也方便。”
王珂一听也感觉这样挺好,叫过张叔,让他叫帐房的王先生去准备,特别叮嘱一定要把提货单的存根务必要提前交到庄上管库房的人那里,免得别人提货时没法核对。
王硅见王珂安排得妥妥当当,四下一看不禁问道:“珂儿,你说的价格牌在哪里呀,怎么没看见呢?”
王珂见问到这个问题,把刚才和张叔商量的说了出来,直言定了一个价格,但还想和大家再商量一下。大家一听这最根本的问题还没有决定,都着急起来,现在人都在,正好把这个事决定了,于是一起上楼来到贵宾室,王珂让张叔也一起上来,理由是他是这里的主管。
坐下来大家也管不了什么男主外,女主内;谁大谁小什么辈份、身份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激烈地讨论,争执起来。
在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一致决定让王珂来定,大家才都把眼睛望向他。
王珂咬咬牙,决定所有的东西按在成本的基础上翻上两倍价格出售。没想到张叔却认为这样太低,应该再提高一些,而王硅却认为太高,又开始争执起来。
王珂不断安抚,好不容易才全部通过就按王珂说的价格先开张,以后再视情况调价。现在是万事具备,就待选定的吉日开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