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底线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底线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睁开眼睛,望着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在自己怀里还在熟睡的冬月,王珂爱怜地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冬月的发梢,自那日自己答应收冬月为妾以后,每日冬月都歇在了自己房里,没有再回到她平日住的小屋去了。
好几次王珂都有把她推倒的冲动,可心里深处似乎老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还是孩子呢,十八岁都没有,这样做也太禽兽了吧,使得他久久下不了手。
王珂自己也知道,这是由于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受到的教育和严格的法律约束,已经在自己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他也试着说服自己这是在唐朝,在这个时代十四岁的女孩就已经可以嫁人了,而冬月都已经十七岁多了。可长期形成的道德规范却不允许自己突破在自己心里已经有二十八年的底线。
到最后也就想通了,顺其自然,等冬月十八岁到了再说吧,早迟这个小萝莉也是自己的一道菜,嘿嘿。
王珂自嘲地笑笑,轻轻抽出冬月枕着的手臂,缓缓地坐起身来,顺手从枕边掏出一支烟点上。
王珂从家里出来时自己带了五条烟,再为送礼准备了三条,这一到唐朝,他知道这几条烟就是他进生最后享用的香烟了,因而也开始节约起来,但饭后、早起和晚上睡觉前这几支却是雷打不动的。
正要抽完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能听出是对着他的卧室而来,王珂很是不解,因为平日里从没有谁在早上就会来敲自己的房门让他起床的,他从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机会还没有),结果把冬月这个小丫头也给带得喜欢上了睡懒觉。
王珂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床,穿上衣服就去开门。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动,来人在门外一叫,肯定会把冬月叫醒。
昨晚因为自己考虑今日要去和李恪商量他的事情睡得很晚,冬月这小丫头现在已经习惯了被王珂抱着才能入睡,因此也一直无法入睡。王珂因平时工作的原因本就睡的不多,再加上心中有事,今日才早早醒来。
可冬月不一样啊,和王珂比熬夜哪里是对手。王珂对自己的女朋友从来都是体贴得不得了,何况现在这个还是自己的女人,虽然还没有发生最后一战,最实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可那也是早晚的事,王珂怎么不知道心疼她呢。
轻轻打开门,走出去都没看是谁,王珂就把食指竖在嘴边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慢慢地带上门才转回身来面对来人。一看却是自己的母亲,不禁好奇地问道:“娘,有什么事吗?”
王夫人当然知道儿子已经和冬月住在一个房间里了,可平日在和冬月的交谈中却觉察出两人并没有圆房,由于近段时间家里事情不少,王夫人一直想和王珂说这个事却没有时间问,今日遇上这个机会,于是小声地问道:“珂儿,冬月这丫头还在睡吗?”
王珂点点头回答道:“嗯,昨晚孩儿睡得晚,这个小丫头也就陪着孩儿很晚才睡的。小孩子嘛,要保证她的睡眠时间,我起来的时候就没有叫醒她,让她再睡会。”
“还小孩子呢,象她那么大的时候为娘都生下你了。珂儿,你收冬月都有段时间了,娘怎么感觉冬月还是个丫头呀,你们没有圆房吗?”王夫人不解的问道。
王珂早就知道这个问题迟早要来,可现在问到了还是让他不免有些难为情。他挠挠头想了想才说道:“孩儿还是觉得她还小,想等她再大点再说,她连十八岁还没有呢。”
王珂说完见王夫人又要开口说话,知道她无非就是要说什么十七岁已经不小了,自己也都十八快满十九了什么的,连忙开口问道:“娘今天这么早来找孩儿有什么事吗?”
王夫人见他这样问才想起自己过来的原因,结果一见王珂就说起他和冬月的事,却把自己来做什么给忘了。忙开口道:“三殿下派人来说,你昨日同他说今日有事要和他商量,殿下问你是你到他府里去还是他过来,让你决定。珂儿,你和殿下有什么事要说呀,连殿下都要问你,还让你决定?”
王珂知道今天他和李恪要说的事是不能和别的人说的,想了想才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关于家具方面的,昨日不是忙吗,没时间和殿下细说,约好了今天说说。娘,麻烦你告诉来人回去告诉殿下,让他在府里等我,一会我过去找他。”
王夫人见说的是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点点头转身向前去了。
王珂待冬月起来侍侯自己洗漱完毕,车也没开就向李恪的郡王府走去。
刚到门口正要敲门,就见门打开了,李恪站在门里一把拉住自己就往后院走去。来到书房坐下,李恪正要叫人上茶,王珂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你叫人备两匹马,我们出去找个清静地方说话,在这里和在我家里说到不方便,还是出去说好一些。”
李恪这才明白今天王珂不开车而是走着来的原因,原来是不想太招摇,也不多问,就直接吩咐下去。还特别交代给王珂选一匹温顺一些的马。
经过这段时间的来往,现在俩人的关系铁得不是一般,就差烧黄纸、磕头拜把子了。李恪也知道了王珂并非是一定开车,而是王珂骑马的技术实在是不敢恭维。
两人骑着马也不多言,直接就出了玄武门想北去。俩人信马游缰走了好一阵,估计离城也有三、四十里地了才停了下来。
王珂望着李恪说道:“我才回来没多久,对这周围的环境不熟悉,你总不能昂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吧,这样可没法说事,得找个地方坐下来才好商量吧。”
李恪四下看看,往前一指说道:“前面有个小店,我们先去那里买点酒菜,再向前走走没多远有一个地方,风景还算得上不错,关键是平日没什么人去,还算得上清净,我们就到那里去吧。”
王珂对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反正李恪怎么说他就怎么听,现在听他这样说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意见了,只是跟着李恪走就是了。
来到李恪所说的地头,王珂四周望了望,果然如同李恪所说的那样,风景不错还没人来。
俩人把马栓在树干上,拿出在路边小店里买来的酒菜,对坐着吃喝起来。两人嘴里只说些不咸不淡的闲话,谁也不先去触碰今天出来的目的,但都心里明白不是不说,而是还没有到说正题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酝酿的过程不是吗,哪能一开始就直接进入主题的,两人都是此中高手,哪里有不知道这些道理的。
~~~~~~~~~~~~~~~~~~~~~~~~~~~~~~~~~~~~~~~~~~~~~~~~~~~~~~~~~~~~~~~~~~~~~~~~~~~~~~~~~~~~~~~~~~~~~~~~~
再次请求各位大大还是给点爱心和鼓励吧。有花花的给点花花,有票票的就往死里砸我,什么到没有的就收藏呀。每天上来都没看见有什么变化,心里实在是没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