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酿酒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酿酒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嗯,那个谁,花花今天献了吗?收藏没有?票票砸过来吧,都月底了,还留着干吗呀。利索点,赶紧动。
~~~~~~~~~~~~~~~~~~~~~~~~~~~~~~~~~~~~~~~~~~~~~~~~~~~~~~~~~~~~~~~~~~~~~~~~~~~~~~~~~~~~~~~~~~~~~~~~~
自从那日与李恪商谈以后,一晃又过去了十数日,王珂除了中途有一日因听闻李恪酒后突头疾,过府探望在李恪处安坐了一日,其余时间每日都带着冬月早出晚归,每日在城外的自家庄里一呆就是一天,王夫人每日问他在做什么时他还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还严令冬月不许告诉任何人他正在做什么。
这日清晨,王夫人安排好府里的事务,想起一早王珂又带着冬月去了庄上,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叫人套上车,也向庄子而去。
进得庄里就看见庄里的下人们都忙个不停,在前院的柴房和后院间来回的奔跑。从后院出来的人读是空着手对直奔柴房而去,而想后院去的手里必定都抱着一捆柴火。
王夫人也不言语,直接就奔着后院而来,刚到院门口就闻到一股子怪味迎面而来,正想退出来,却见冬月从一间偏房里冲了出来,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看得出她在屋里也是憋坏了。
王夫人招手唤过冬月问道:“少爷呢?少爷在哪儿呢?怎么一个后院弄得这么难闻。”
冬月见王夫人来了,着实吓了一跳,指着偏房胆怯地说道:“少爷在里面,正指挥着酿酒呢。”
“酿酒?这个珂儿,一天就这样胡闹。”王夫人慈爱的摇摇头,忍着难闻的怪味走进偏房里。
冬月吐吐舌头,乖乖地跟在后面,一声也不敢坑。
只见屋里几个人正干得热火朝天,王珂在两套不知什么时候搭建起来的设备前窜来窜去,一会招呼这个,一会招呼那个,忙得不可开交。
王夫人不由走上前去问道:“珂儿,你在做什么呢?我们家不但有酿酒作坊吗?你怎么又在这里弄出一个来呀。”
王珂回头见是母亲来了,连忙行礼说道:“娘,你怎么来了?孩儿这个酿酒的法子和我家以前的不同,孩儿做的是蒸馏酒,比以前家里的酒要烈上许多。孩儿经过这许多天的试验,已经能够出酒了,只是觉得酒的度数还不高,想再提高一些。”
“度数?又是什么东西,珂儿给娘说说。”王夫人不解地问道。
王珂耐心地说道:“酒是又酒精与水混合而成的,酒精与水的比例,也就是酒精在整个酒里所占的比例,我们就叫它酒的度数,酒的度数越高酒就越烈。以前酿的酒度数太低,按度数来说也就有个十度左右而已,我这种方法酿的酒最低也能达到三十多度,前几日我们酿出的就已经有五十度左右了,孩儿想再提高一点,现在正在试,一会就要出酒了,出来就知道了。”
王珂说了一大堆,自以为自己已经说得浅显易懂了,谁知王夫人听后除了最后一句外,前面的全部都是有听没有懂。
王夫人皱皱眉又问道:“那酒精又是什么?”
王珂这才明白自己讲了半天又说出了一个新名词,只好又解释道:“精就是指的精华,在这里指的是纯的酒,也就是指没有一点水的就我们叫它酒精。”
这样说来王夫人有点懂了,点点头没有再问。
也许是进来时间久了,习惯了屋里的味道,王夫人也不再感到味道有刚才那样难闻了,只是觉得屋里的水气让自己呼吸起来有点困难,但看见这么多人在里面也没有什么问题,再加上自己也很好奇想看看这做酒的过程,不但没有想着走出去,反而和王珂一道守在出酒的地方等待着酒流出来。
没等多会,就看见有一颗颗水珠开始向下滴,王珂忙拿起一个小罐过去接住,慢慢的,水珠汇成了一股有些浑浊的细流。王珂直到它变成象水一般清澈时才把小罐拿开,让酒液流到一个事先就放在地上用来装酒的大缸里。
冬月天天跟着王珂来这里,早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见王夫人有要张口问话,知道她想问什么,连忙说道:“夫人,刚才少爷接走的叫酒头,少爷说酒头比一般的酒要烈一些,他单独存起来有用处的。”
王夫人本也是想问这个,现在见冬月如此伶俐也不说话,只是笑着对她点点头。
王珂放下小罐,从身后拿起一个小杯,从大缸里舀起半杯酒,浅浅的尝了一口,回味了好一会才冲着张叔走后新来的管家叫道:“王叔,你来尝尝,我觉得有六十度了吧。”
王叔乐滋滋地跑过来,接过王珂递过去的酒杯,一口把杯里的酒都喝了下去,咧咧嘴有从旁边的一个装满酒的缸子里舀起半杯酒又喝了下去,然后点头说道:“应该有了,今天的酒明显比前几日做的要烈好多,一对比着喝就能和出来。”
王珂见王叔说得这样肯定,双手一拍说道:“成了,就这样了。王叔,你把工艺和设备的做法都记好了,把我们庄上的那个酒坊按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改造,以后我们家的酒都是这种烈酒了。”
王叔见王珂没有再继续的意思,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口问道:“少爷,不能再提高点吗?”
王珂笑笑说道:“没必要了,度数再弄高了喝起来就对人的身体有伤害了。六十度的酒对人来说就够高了,如果真想再提高度数,把现在的酒再进行一、两次蒸馏也可以提高一点,不过也提高不了多少,最多也就是再提高十度左右,没什么必要了,毕竟我们做的设备的条件是达不到要求的,就这样吧。”
王叔见王珂这样说也就无话可说了,指挥着下人们开始善后的工作。
王珂扶着王夫人走出房间,王夫人好奇地问道:“珂儿,你们确定度数就是用尝酒的法子吗?”
王珂苦笑着回答道:“是啊,我回来的时候也没想到会酿酒,所以也没有带测量酒精度的计量器,现在只有用尝酒的方法来确定了。还好孩儿在极西之国的时候也经常喝各种度数的酒,对酒精度数的感觉还有,这才能确定到底达到多少度了。”
王夫人有问道:“珂儿怎么这会儿想起来酿酒呢?”
“孩儿刚回来的时候不是带了几瓶酒回来吗。爹都喝完了,这眼看着爹的寿辰也快到了,孩儿就想酿点酒等爹寿辰的时候喝,正好今年的粮食也收上来了,孩儿就动上了酿酒的念头,还真就给弄出来了。今晚回去的时候带点回去让爹尝尝才是。”王珂回答道。
王夫人见王珂这样说,用手拍拍王珂的手,一脸欣慰地说道:“珂儿真是长大了,都知道孝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