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石油到了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石油到了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年底了,事情比较多,所以经常有断更的情况,但请大家放心,决不会太监,只能请大家耐心了。
~~~~~~~~~~~~~~~~~~~~~~~~~~~~~~~~~~~~~~~~~~~~~~~~~~~~~~~~~~~~~~~~~~~~~~~~~~~~~~~~~~~~~~~~~~~~~~~
冬月站在一旁,望着正在洗车的王珂,心里真的想上去帮他一把。可这个男人却以天气开始凉了,水太冷会冻到她的手为由不让她干,她只好站在旁边看着他,心里却充满了一种从为有过的被人宠爱的满足。
自打从见到这个男人起,冬月就感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某种变化,在夫人让自己去侍侯这个少爷时,就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将会与这个男人联系在一起,可没想到的是现在自己已经成了这个男人的女人,虽然这个人迟迟还没有和自己发生实质上的关系,但冬月早已经认可了他,做好了随时让他得到自己的准备。
这段时间以来,冬月对这个人的认识自认又深了很多,她感到这个男人做的事情都是常人不能想到的,可只要他想到了,他去做就一定会做好。他对自己的好现在都让一切和自己一起在夫人身边的几个丫头羡慕不已,这也使冬月心里对这个人更加的喜爱。
看着他随着洗车时间的延长,脸上开始出现了汗珠,冬月急忙上前掏出手帕为王珂仔细地擦拭起来。
王珂站在那里,享受着冬月对自己的爱抚,显得十分的惬意。在后世王珂处过的几任女朋友没有一个为王珂这样做过,没想到来到唐朝却每日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王珂不由得拉过冬月,轻轻的拥入怀里,低下头在冬月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他没敢去亲吻冬月的嘴唇,虽然冬月的嘴唇在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性感,让他时时都有想把自己的嘴凑上去的冲动。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旦那样做就很容易向下发展。
他实在是不想突破自己的底线,毕竟他和最后一任女友分手也快有一年时间了。在这里虽说没人会说他什么,特别是冬月现在每日都是和他睡在一张床上,这个时代又没有睡衣什么的,而王珂自己本就喜欢脱光衣服睡觉,他知道自己也憋得很辛苦,可为了脑子里最后那一点信念,他决定再忍上一段时间,也算是让自己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吧。
一直以来,王珂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下流的人,虽然每次见到美女都要在心里YY一阵,但孔子都说过:“食、色,性也”。相信只要是男人,当然是指性取向政策的男人都会这样,在这点上王珂还是很清楚的。
现在到了大唐,王珂就早已经想到了这里可以多娶几个老婆,能够享受齐人之福了,所以他在给了冬月承诺以后依然对南平会有那么点想法。可他也不愿意就把小萝莉随便就给推倒,在他的心里还残留着十八岁以后才是成年人的想法,所以他老是不愿对冬月进行最后的一击。
冬月早已经习惯了少爷时不时就把自己抱在怀里,现在的冬月已没有了当初的羞涩,反而感觉自己心里有一种甜甜的滋味。
她感觉这个男人的怀里有一种魔力,让自己感到安心。以前自己倒在床上马上就可以睡着,可是现在却不行了,就是躺在他的身边,自己也不能顺利的入睡,但只要他抱着自己,自己就能安然入睡,时不时还能做个美梦。梦里当然少不了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
冬月想到这里,脸色就起了变化,往日白净细腻的脸庞变得通红,还感觉有些发烫。冬月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温柔,嘴里低声说道:“夫君,妾身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你对冬月的好妾身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听到冬月的私语,王珂忍不住用嘴在冬月的脸上不断地落下,右手轻轻抚摸着冬月的后背调笑着说道:“等冬月再张长大一点,夫君就好好的爱冬月,让冬月知道夫君到底有多好。”
冬月哪里听不懂这话,嗲嗲地说道:“夫君好坏呀,就知道欺负冬月。”说着还用手无力的敲打了几下王珂的胸膛。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之时,却听到院外一个声音传了进来:“王兄,一天到晚窝在家里做什么呢?”
话音为落,人已经跨进了院里。冬月在听到声音是本能地想从王珂怀里出来,免得让人看见。可王珂却用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她知道王珂不想让他离开,也就乖巧地依在王珂的怀里,头还轻轻地靠在王珂肩上。
程怀亮进门就看见王珂正搂着冬月看着自己,嘴一咧说道:“王兄好兴致呀,怀亮实在不知,没有打扰而位吧?嘿嘿。”
王珂不屑地说道:“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你,今天怎么想起跑我这里来了?”说完放开冬月,示意她去泡茶,用手指指旁边的躺椅等程怀亮坐下才又说道:“殿下的病好些了吗?我这身份也不好经常去看他,你就不一样了,没事你应该多去看看才是。”
程怀亮本想说出来意,见王珂这样说,也就忘了说事,一脸忿忿地说道:“得了吧,我还没说呢,你倒说出来了。好你个王珂,和殿下合计这事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们还是兄弟不是?要不是殿下告诉我我还真以为他是真病了。那日我真以为他病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急得我到处清楚找大夫,还让我们家清河进宫把御医都请来了。”
王珂听程怀亮这样说,心里一沉,正色连忙说道:“殿下和你说了这事,你说与谁没有?你还知道殿下和水说过?”
程怀亮见王珂一本正经样子,也很严肃的回答道:“我谁也没说,就是清河也没告诉,我也问过殿下了,除了我别的人一个没说过。”
王珂听到这话心里才放下了一点,正要开口,就见冬月端着茶上来了,也就不再言语,待冬月放下茶离开以后才靠口说道:“这事本来我是不让殿下与任何人说的,现在殿下和你说了,你可千万别再说出去了,你知道这件事的轻重。我的本意就是怕以后被皇上知道了牵连到你们。现在你知道了那就要出点力了。”
程怀亮听说自己能出点力忙问道:“有什么办法?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出力,只要殿下能不走就行。”
王珂笑笑说道:“不急,先说说你来找我什么事?这个事一会我们去殿下那里再说。”
程怀亮急于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连忙把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说了出来:“还记得上次我们找西域商人帮你找石油的事吗?今天早上他叫人过来说已经运到京城来了,让我们过去看看是不是那东西。”
王珂听说石油找到了,兴奋得不行,连忙叫来冬月让她去和王夫人说一声,自己和程怀亮立刻出门奔西域商人的店铺而去。
来到店铺里,商人领着二人转到后面,却见十余口大缸排在那里,都用木盖封得严严实实地。
商人从旁边拿出一个小罐来说道:“我去信以后家里人就派人去找了,还真给找到了,但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就先弄来这些,还用这个小罐装了一些,你们先看看。”
王珂在后世还真没亲眼见过石油到底什么样,也就是平时从电视里见过,从资料里知道石油的特性,现在要他自己辨别出真伪来,他也是有点拿不准。
接过小罐来仔细看看,倒是和书里写的,电视里看见的一样,用手粘起一点,粘粘糊糊的,看来就是了。
王珂定了定神问道:“老板,你看这些要多少钱呢?”
谁知商人却摇着手说道:“说好的这次送来的都算样品,不要钱的,以后需要的时候我们再谈价格。”
王珂心里感到这个时候的人还真实诚,说不要钱还真不要。要是在后世,上哪里找这种好事去,反倒觉得自己不好意思起来,想想说道:“你看啊,你叫人去找这东西也费了不少功夫,送到京城也要花钱不是。要不这样,多少给一些,就当是补贴一点运费好了。”
最后好说歹说,商人才勉强收下了五十文,王珂心里直叫便宜。你想啊,在当时一斤米要两、三文钱,换算成现在的米价也就是一块五到两块钱一斤,五十文才多少?也就五、六十块钱呀,就是给你五百块,你也别想找个车从玉门给你拉东西到西安。
王珂忙通知张叔带人来把这些石油拉回庄里放好,叮嘱没有自发话谁也不能去打开,顺便问了问家具店的情况,就同程怀亮奔李恪的府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