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马掌、马蹬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马掌、马蹬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来到李恪府上,见面王珂就对李恪把事情告诉了程怀亮大起脾气来。
李恪等王珂说完才笑着说道:“王兄别恼,怀亮也不是外人,在王兄没回来的时候,我就和怀亮好得不得了。这个事告诉他没关系的,他不会说出去。”
程怀亮也在旁边连忙应道:“就是,我决不会说的,你还是赶紧说说我能帮上什么忙吧。”
李恪听说王珂要程怀亮为这个事帮忙,也好奇地问道:“王兄,你又想出了什么主意了,说出来听听。”
王珂见二人都急得不行,也不调侃直接就开口说道:“本来这事我想就你我二人知道就行了,我是帮不上忙的,你的那些姐姐、妹妹还得你去拉关系,到时候让她们帮你说说好话。现在程兄知道了,这方面他可就比你要方便多了。”
两人听王珂这样说可就不明白了,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他(我)怎么就方便多了?”
王珂微微一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们约个时间,殿下再犯一次病,要装得十分的严重。程兄呢,就同公主说好久没来看陛下了,邀公主一同来探望殿下的病情,结果正好碰上殿下犯病。程兄要想办法引导公主在和其他公主聚会的时候多帮殿下说好话,特别是在襄城公主和长乐公主的面前说好话。如果能进宫与娘娘说上话就更好了。但一定不能露出破绽,这样皇上看见殿下这个样子也不会强迫殿下离开京城了吧。”
二人听完,不由得大笑起来,都觉得这法子确实比李恪自己出马要高明得多了。
李恪一高兴,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辰,就让人上酒,拿菜,非要和王珂二人喝个一醉方休。
二人见李恪兴致颇高,事情也说了,也不推辞,都嚷嚷着要李恪拿出最好的酒来谢谢他们。
没多大功夫,酒菜就摆了上来,三人一边吃一边聊着。王珂得意地把自己这几日酿酒的事说给两人听,听得两人欣里直痒痒,都要求王珂给一点让他们尝尝。
王珂当然是一口答应,并承诺名人就叫人给两家各送上十坛先喝着,以后再要再送,乐得两人高兴不已。
王珂说完才想起自己好久没看见程怀亮了,于是对着程怀亮问道:“程兄,近日除了到殿下这里来平日里都在做什么呢?也没见你上我那儿去,有什么事这么忙呢,说来我们听听如何?”
李恪也在一旁接嘴说道:“到我这里也就来过两次,每次还呆不了多久就走。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今天你得说说,说不定王兄还能帮你拿个主意。”
程怀亮听他二人说到自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倒是清闲,不知道小弟我这段时间可真是累坏了。这不是王兄出的主意吗,现在各个将军都在调集自己的军队,皇上准备在边界调集十五万大军对突厥人开战,我们家也不能例外呀。我爹每日到朝里去争,想带兵去打仗,调集兵士和战马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兵士还好办,通知到了就行,可战马就麻烦了,平日里还没什么,这要紧的时候,就得检查好。马掌磨得厉害的可不能派上去,如果数量不够就得早早的购新马。小弟我是天天坚持呀,你们想啊,这么多的马,一匹一匹的检查,还不把人给累死呀。今天要不是石油到了,我要去通知王兄,这会儿还在和马玩呢。”
王珂觉得奇怪,马蹄怎么会被磨呢,不是有马掌吗?于是问了出来,只见李恪和程怀亮两人瞪着眼睛就象不认识自己一样望着自己。
王珂心虚地说道:“你们干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哪里说错了?”
李恪站起身来,拉着王珂就走。三人来到马厩,李恪叫马夫拉出一匹马来和王珂说了起来。王珂听了半天才明白,这个时候还没有马掌这东西,平日马都是全靠马蹄在地上硬磨,久了这马蹄肯定就磨薄了。要是有个什么硬物扎进马蹄里,这马也就废了。
平时马废了就废了,大不了换一匹就是,可战场上瞬息万变,要是正在接战,那人的命可就丢了。所以每次出征之前都要检查一次,淘汰一部分。
王珂挥挥手,轻松地说道:“这个好解决,给马的四个蹄子上都安上马掌,就能保护马蹄不被磨损了,哪用得着每次出征都这样检查呀。现在军马本就不多,年年都得想突厥人买,这一开战可就没得买了,不够的时候怎么办?”
程怀亮听到这话连忙问道:“这马掌是什么东西?王兄快说,如果真有这么好,那以后对吗的需要可就小了不少呀,开战前的准备时间也要缩短不少,这可是一见大好事呀。”
李恪也在旁边说道:“王兄,这是一件要紧事,我们立刻就去办,真办好了我立即进宫面见父皇,让全大唐的马都这样弄,那没年朝廷花在购买马杀昂的费用可就能节省一大截了。”
王珂见两人对这事都很是看重,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有多大的意义。连忙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个打铁铺,让他们给我们打马掌。这东西不复杂,要不了多少时间的。”
说干就干,三人一人拉起一匹马就走。
王珂看着这马哭笑了一下,上次和李恪出去王珂才知道这个时候骑马还没有马镫,上下马很不方便。上次就是李恪把自己推上去的。平时自己出门习惯了开车,也就没有在意这个事,现在看来还得把马镫一起做出来才行。
三人很快来到一个铁匠铺,王珂把马掌和马镫的样子画给铁匠,因为不复杂,很快铁匠就明白了开始干起来。
由于刚才在家王珂只说了马掌,并没有说马镫的事,李恪就问了起来。
王珂自己也不清楚该怎么说才是,见闲着也是闲着,左右无事,就忽悠起来:“殿下,你也知道我骑马不行,每次上马都是你推我上去,下马都是滑下来,骑着还不能快跑。我想打仗的时候骑兵也必定不能时时注意紧紧夹住马肚,这样就有可能会摔下来摔死,对不对?”“就是这样,其实很多骑兵都不是战四的,而是从马上摔下来摔死的。”
程怀亮毕竟是来自军人家庭,自己也算是武将,对这种事的了解也比李恪多得多,听见王珂这样说也就插嘴证实道。
王珂见自己的推断正确,于是接着继续说道:“有了马镫以后,不但上下马方便了许多,就是在马奔跑时,也因为脚是套在马镫里,能够使上劲,有了着力的地方,身体的平衡感也就增加了,摔下来的可能性就要小了许多。因为脚下有马镫,在交战的时候就会有站在地上,脚踏实地的感觉,人的胆子也会大一些,在交手时也就会放开手脚拼杀,不会分心去顾虑会不会摔下马去,这样战斗力也会提升不少。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李恪拍拍王珂的肩膀说道:“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还有这么大的作用,还是得亏王兄懂得多,大唐有幸呀。”
王珂连忙假谦虚道:“没什么了不起的,雕虫小技而已。”
说话的功夫,一套四个马掌,二十颗马钉,两个马镫就打好了,王珂拿起来看看,在确认符合自己的设想后,指挥着铁匠帮忙把马掌给钉上,又找来绳子,把马镫绑在马鞍上,示意程怀亮骑上试试。
程怀亮踩镫上马,出去跑了一圈回来,赞不绝口地说道:“好!我故意在乱石滩上跑了个来回,一点事都没有。踩在马镫上确如王兄所言,比以前方便多了,”
李恪见程怀亮这样说,自己也上马试了试,确定如两人缩说的那样,回来后更是喜不自禁。
待三匹马都安装好后也不耽搁,拉上两匹马就直奔皇宫而去,程怀亮也急着要回去给马安装,王珂就让他骑走了李恪留下的那匹马,而自己背着手慢慢向家走去。
~~~~~~~~~~~~~~~~~~~~~~~~~~~~~~~~~~~~~~~~~~~~~~~~~~~~~~~~~~~~~~~~~~~~~~~~~~~~~~~~~~~~~~~~~~~~~~~
本书正在申请签约,还请各位大大多给花花,多点收藏,有票票的多砸点呀。你们的支持决定着本书和小弟的命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