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入宫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入宫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几天为签约上推的是,估计更新会不定,等上推以后恢复正常更新,不时来点小爆发,还请各位大大继续支持。
又是月底,又是年底的,大家还是多给点花花,多收藏,死命地拿票票来砸我吧。
在这里继续推荐一本美女写的书,也快要签约了,大家去看看吧,不错的。书名:《七星雪峰转乾坤》
~~~~~~~~~~~~~~~~~~~~~~~~~~~~~~~~~~~~~~~~~~~~~~~~~~~~~~~~~~~~~~~~~~~~~~~~~~~~~~~~~~~~~~~~~~~~~~
提炼汽油,设备没有做好;增加家具品种,用不了多少时间;出去找人玩,程怀亮忙着组织兵士、给马配马掌、马镫,没时间陪他;李恪还在装病,更没有理由和他到处跑。
王珂这几日真是闲出鸟来,一天到晚不是打那几个都打得烂熟的游戏,就是一天到晚象只无头苍蝇,四下乱窜,无聊得哪里有事都想去伸上一手。
这一日一上午王珂把自己屋里打扫了两遍,还不让冬月帮一下手,好歹感觉把自己累得不行了才很是舒服得在躺椅上躺了下来,喝着冬月为自己泡的茶又开始想明日又找个什么事情来做。
正当王珂不知道为做什么好而郁闷之时,却看见王硅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王珂忙站起身来迎上前去问道:“爹,什么事这么急呀?”
王硅一见王珂,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快,随为父一同进宫,皇上要见你。”
王珂本来任由王硅拉着往外走,可一听这话却一下站住了,不解地问道:“爹,皇上怎么想起要见我了,你得先和孩儿说明白呀,免得孩儿进宫去还不知道为了何事,得罪了皇上岂不是麻烦了。”
王硅站住脚正欲开口,就被听见说老爷回府,从房间里出来的王夫人、冬月以及王硅的两房侧室给打断了。
王夫人见王硅拉着王珂的手,一副急着向外走的架势,急忙问道:“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呀,这刚下朝又拉着珂儿要去哪里呀?”
王硅望望众人,苦笑一声说道:“夫人,我们这个珂儿可真是为王家争光了,上次献沙盘,献灭突厥的计谋,皇上本就欲 让他入朝的,因为此前我就与珂儿商议过,如若此事发生,我必为珂儿推脱,暂不让珂儿为官。老夫费了好久的口舌,最后以还未与突厥开战,还不知道所献计谋是否能用,待以后计谋成功再行封赏为由,才打消了皇上的念头。可前几日珂儿所说的与马装备上马掌、马镫一事,经过这几日各位将军在军中试验,今日早朝之上,个个都说十分的适用,李绩将军和李靖将军更是向皇上大力推荐珂儿到军中任职,说珂儿文韬武略,其作用不可小视,不入朝实在是朝廷的损失。皇上在散朝的时候才令我回来领珂儿去宫中问话,说是要看看珂儿的才学。”
王硅一口气说完,再加上一上午在朝上也没有空喝水,正觉得口干舌燥,就见冬月乖巧地递过一碗茶来,王硅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又连声说道:“快走吧,别让皇上等急了。”
王珂忙对王夫人等人说道:“没事,我和爹去去就回,皇上英明,决不会为难我的。”
说完和王硅开车想皇宫驶去。王硅指点着王珂把车驶入平日里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地方,王珂把车停好,跟着王硅想皇上的御书房走去。
这一走可把王珂走得是皮耷嘴歪呀。你想啊,平日里王珂到哪里都是车开到门口,走也走不了多远,对走路早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今日倒好,坐转右拐的,足足走了王珂快一个小时。皇宫里本就园子不少,一会进这个门,一会出那个门的,弄得王珂都不知道如果一会让他自己一个人出去还能走得出去不。
好容易来到御书房门前,王硅因为天天在皇上身边溜达,和这些公公、侍卫们也很熟悉了,打个招呼就直接进了门。
王珂以为进门就能见到李二同志了,谁知道进去后才发现是在一个空空的大屋子里,只是在墙角放着几把椅子,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王家的家具作坊。
也许有人要问为何一看就知道,实际上这也是王珂在画图的时候就想到的一个招,在每件家具比较显眼的地方都雕上了一个圆圈,圈里刻了一个英文大写的“W”也就是中文“王”字的汉语拼音的第一个字母,用来做为商标使用。王珂作为创始人他当然十分的清楚,一眼就能看出也就不奇怪了。
王硅对站在门前的一个太监低声说了几句,那太监转身进去,没一会出来对王硅说道:“皇上让王大人同王公子进去。”
王珂跟在王硅的身后,低着头想里走,转过一个屏风就感到这间屋比刚才呆的那间前室要大上许多,王珂很想抬头四处打量一番,却实在是不敢,以前在电视里看见过,胆敢做出此等动作,那必定是小命不保。
王珂还不想死,只好忍住心里的好奇,跟着王硅向前走。看见王硅停下来他也连忙停住脚步,见王硅跪下他也赶紧双膝着地。没办法呀,不是没做过吗?只好有样学样了,谁让来之前没时间找人培训一下呢?
听见王硅向李二同志行礼没有三呼万岁,王珂还纳闷呢,电视里不是都这样说:“臣(草民)某某某叩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吗?怎么不是这么回事呢?
王珂正胡思乱想呢,前面的王硅见王珂老不开口,不知怎么回事,转头一看,却见王珂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忙低声说道:“珂儿,还不赶紧给皇上见礼。”
王珂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叩头说道:“草民王珂叩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言一出,王珂就感到整个书房里所有的人的眼睛“唰”地一声都望向了自己,自己却因为没听到李二同志的回话也不敢抬起头来。
过了良久,才听到李二同志说道:“起来吧,在这里就不必拘礼了,看坐。”
王珂跟着王硅站起身来,见王硅走到一旁坐下,连忙走到王硅的身后站着。
这时听到李二同志缓缓说道:“王卿之子刚才所说的也是极西之国的礼仪吧,人哪里能活到万岁呀,尽是些虚词。不能让百姓安居乐业,活再久也无一利,还不如在有生之年多为百姓想想,为江山社稷永固多做点实在的功绩。”
话音刚落,王珂就到耳边响起一片皇上圣明,圣上真是古来第一明君的马屁声,自己的父亲当然也不例外,也在其中了。
王珂一看,明白了,不就是拍马屁吗?讲好听的嘛,这个我拿手。
等众人都说完了,自己才张口说道:“皇上真是真知灼见,草民刚才确实是极西之国的礼仪,虽有些华而不实,却也发自草民的肺腑。只希望皇上永远英明神武,为把大唐建设成为一个和谐、安定的强盛帝国而永远年轻。草民回来这段时间,看到的同极西之国相比,使草民相当的震撼。在皇上的英明领导下,我大唐一片兴兴向荣的景象。百姓安居乐业,官员廉洁为公,使草民对皇上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千破万破,马屁不破,听得李二同志手捋胡须,一个劲暗自点头,一张脸真是笑得花儿开了。
王珂见到此景,心中暗暗鄙视了一把李二同志,心里暗说:“怎么也算是个明君吧,听到拍马屁的话还是这个鸟样,看来平日里真是被魏征魏大大给骂惨了。我实在是同情你,李二同学,当皇帝不容易呀。”
王珂正在YY呢,就听见李二同志说道:“望家小子倒也说得实在,我们就得做到百姓安居乐业,官员廉洁为公,这样才能天下太平嘛。来人呀,给王家小子看座。”
王珂见要让自己坐,连忙上前一步说道:“草民不敢坐。庙堂之上、父亲在堂,安敢就坐,还望皇上让草民站着就是。”
李二同志又说道:“今日叫你来是有事要讲,站着怎好说话?无妨,你就坐你父亲身后就是。”
王硅也对王珂说道:“皇上让你坐你就坐吧,为父岂能责怪于你。朝事为重,坐下来好待皇上问话。”
王珂造就想坐下了,只是为了表示一下自己知道规矩,不敢逾越,才假意推辞。现在见都这样说也就顺水推舟,谢坐以后,把太监搬来的椅子挪到王硅的侧后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