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入职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入职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兽王召唤师》,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冬月第五次来催促了,王珂才很不情愿地起了床,刚起来王夫人就和两位姨娘也走了进来,身后的丫头手里捧着一身亮晃晃的甲衣。
王夫人满脸笑意的说道:“珂儿,这还是你父以前跟着太上皇起兵的时候穿过了,太上皇建国后你父就再没有穿过,为娘还以为我们家再不会有人用到它了。没想到今天还会拿出来,珂儿先换上试试合身不。”
王珂没办法,只好任由四个女人帮自己穿上。说实话,就算自己动手,王珂也不知道该怎么穿,何况穿铠甲自己一个人也没办法穿好的。
穿好甲衣,戴上头盔,王珂伸伸手,抬抬脚,还好自己和王硅的身高体型差不多,因此穿起来还显得不仅合适。
王珂试过没感到哪里不合身的,于是摘下头盔,对王夫人说道:“娘,还是先别穿了,圣旨不是还没有到呢,再说接完旨我就得清楚报道,穿这个我怎么开车呀?还是不穿了,到必要的时候再穿吧。”
王夫人想想也对,于是几人七手八脚把铠甲又给脱下来,叠好叫冬月放起来。
一晃就差不多到了上午十点多,估摸着早朝也该下了,一家人都来到前堂候着,只等圣旨一到就打开大门接旨了
没等多久,门外望风的下人就跑进来,说老爷陪着一位军爷马上就到。全家人忙走到大门前让打开大门,迎接宣旨的大人进府。
待来人走到府门前,原来是兵部尚书、卫国公李靖。
王珂忙拱手说道:“哎呀,原来是李伯父前来,小侄实在是惶恐。”
李靖一脸笑意地说道:“王贤侄不必多礼,老夫进入特向皇上讨了这个差事,还望贤侄进后多为军中出些有利的点子才是好事呀。”
王珂连连称是,头前领路,来到前堂。
待在堂内各自站好方向,李靖代表的是李二同志,自然是面南背北站立了。
王硅等人于两侧站住,都微微低下头不敢出声。王珂则斜对着李靖跪着,低头在那里听李靖高声的宣读。
有人要说怎么是斜对呢,其实还真是这样,圣旨代表皇帝,这个时候是不能正对着的,这是礼仪。
别看王珂用毛笔写繁体字写得挺溜,平日里说话也还要刁两句文,可现在碰到全部用文言文写成的圣旨,那可就是只有听没有懂了。
不过昨天在宫里也知道个主要内容,因此今天就是听不懂,王珂也没有在意,心里只是希望李靖能早些念完自己好站起来,跪在冰凉的青石地面上那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好不容易等李靖念完,王珂忙磕了头站起身来,接过圣旨,宫里来的人才把官服、赏赐的钱物一一送上,王珂当然也不会忘记一一打赏。
开玩笑,古装电视剧看的多了,这套程序哪有不知道的道路;再说了,这宫里的人可得罪不起,得罪了他们,谁知道哪天就可能会被告一黑状,那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重事王珂可不会去做。
打发了宫里的人,王珂才回过身来招呼李靖,却见王硅已经让人上了茶,正陪着说话呢。
连忙走上前去说道:“伯父今天辛苦了,程伯父昨日就命令小侄今日接到圣旨就要去军前报到,小侄就不能陪伯父了,还望伯父不要见怪。”
李靖摇摇头说道:“程知节这个杀才,昨日我就骂古他了,哪有一接圣旨就马上去报道的道理。不过今日天色尚早,我就带你过去,不然你也不认识路呀。待我喝上几口茶我们就走。”
王珂听说李靖要陪自己去,哪有不肯的道理,忙告罪走出堂去。来到旁院叫管家让人去搬了五坛酒放自己车里,才有转身回到前堂,陪着李靖说了会话。
看到他的茶也喝干了,正要叫人来继上,李靖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们走吧,你叫人把我的马送回我府里去,给我府上的人说一声。我今天也坐一坐你那汽车。”
王珂忙回答道:“伯父当然坐车去,不过不用叫人去伯父府上了,小侄给伯父准备了几坛自家酿 酒,小侄开车给伯父送去以后我们再去报到也不迟呀。”
李靖听说给自己准备了酒,连连说好,随着王珂坐进车里离去。
一路上,李靖给王珂介绍了卫军的情况,是什么样的队伍。王珂才知道自己要供职的是什么地方。
卫军分为右卫和左卫两部分,各有五万人,为大唐常设军队,平日里只管训练,直属于皇上,听兵部调遣,以拱卫京师安全,不参加劳作,与大唐其他军队不同。
别的军队平日里散布于田间地头,要参加劳作,由各级军官管理,只有战时才集中在一起。
卫军的军官多由各位大臣的子侄担任,有少数部分是在往日作战中立功提拔起来的军官。除了派驻在各地的军官外,这两支队伍里集中了大唐的老、中、青大部分的武职人员,也是大唐军队里待遇最好,装备最新的军队。
王珂听着李靖的介绍,一路来到右卫军的驻地。下得车来,随着李靖一路往里走。
来到程知节的主帐前,就看见程老杀才坐在一个马鞍上,正独自一个人喝着酒呢。旁边的人都远远的站着,路过的人要经过,也是远远的绕行,看来这老杀才的脾气大家都十分的清楚。
李靖对直走过去,指着他笑骂道:“好你个程老杀才,在营里你也敢喝酒,看我不到皇上那里去参你。”
程知节翻翻他那对白眼仁,很有理由的说道:“口渴了,不能喝点吗?要不是等王家小子来,我早回去喝去了。你跑来做什么来了?”
王珂巨汗,口渴了用酒解渴,这是哪门子道理?估计也只有这个老杀才这独一份吧。忙上前行礼道:“小侄来向伯父报到,李伯父是带小侄过来的。”
程老杀才看看王珂,不满地说道:“怎么还穿着自家的衣服?不穿铠甲也该穿官服吧。你这象什么样子?”
王珂这才想起自己没换衣服就来了,可气的是李靖走的时候也没提醒自己。看一眼李靖,却发现李靖站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才明白过来自己又被这个老杀才给耍了。
可是没办法呀,又不敢说出来,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李靖看也差不多了,解围道:“好了,今天也是来认个地,以后贤侄来还是穿戴甲衣的好,在军营里穿官服还不如穿甲衣呢,军人还是穿甲戴盔看着顺眼。”
王珂忙称明白。
程知节本也没什么别的意思,现在见李靖说话了也就不多说了,站起身来让王珂随他们一起去看看正在训练的兵士。
李靖让王珂看看和他在极西之国时见到的军队有何不同,如有什么好的建议就可以写出来。
程知节一边走一边对王珂说道:“明日你过来,应卯的时候介绍我右卫军的将领与你认识,免得一起共事却不知道谁是谁。”王珂哪里敢不听,连连答应下来。
跟在两个老杀才身后来到操场,站在看台上看着正在操练的兵士。王珂和自己当兵时的模样一对比,感觉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行进途中步伐不一致,出左腿的有,出右腿的也有,队列也不整齐,弯弯曲曲的。
主持的军官口令不清楚,也不洪亮,更没有象后世那样不时的要求士兵喊口号。整个操场上除了单调的脚步声就没有捏的了。
士兵的脸上倒是很严肃,但眼睛里却明显的看不到士气。
王珂不由得问道:“这就是我大唐的精兵吗?怎么感觉不到一点的士气呢。”
程知节不乐意了,不满地说道:“怎么,这兵练得不好吗?这些兵初期打仗可都是得胜而归的。”
王珂见程知节不高兴了,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识觉得还差点什么。可能是方法并不一样吧。”
李靖忙问道:“贤侄有什么不一样的方法,说出来听听,和我们现在练兵之法有什么不一样。”
程知节不耐烦的说道:“说什么。这样办,名人我调一营兵马给你,你说要多长时间,用你的方法你来训,到时候看看和现在的兵有什么区别。”
王珂一听这话就傻了,不是他训不出来,只是自己初来,水都不认识,要想出这个头可真有点为难了。心里暗暗骂起自己来:“说什么话呀,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这下好,把自己套住了。”
李靖见王珂不吭声,以为王珂怕了,不免激了一下:“怎么?说了不敢做吗?”
王珂咬咬牙说道:“训就训,贤侄十月初,到年底三个月时间我交差就是了。我不相信我三个月时间还训不出这些兵来。”
“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不答应我就不玩。”王珂想想又说道。
程知节看看王珂说道:“说说看,有什么条件?”
王珂理理头绪回答道:“第一,我怎么训都由我说了算,别人不得插手;第二,我只负责基本的队列训练方面的内容,格斗、战术和布阵什么的我可不管。”
程知节想了想说道:“可以,就依你,到时候看你交出来的是什么。”
三人说完一起向回走,程知节骑马回家,王珂送李靖回去后才一路向家里开去。
~~~~~~~~~~~~~~~~~~~~~~~~~~~~~~~~~~~~~~~~~~~~~~~~~~~~~~~~~~~~~~~~~~~~~~~~~~~~~~~~~~~~~~~~~~~~~~~~~呼唤花花,呼唤收藏,呼唤票票。各位读者大大们,给点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