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宴请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宴请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过节了,祝大家春节快乐!小子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牛年更牛!多多支持我的书。
~~~~~~~~~~~~~~~~~~~~~~~~~~~~~~~~~~~~~~~~~~~~~~~~~~~~~~
走出御书房,王珂就拉住王硅悄声说道:“爹,麻烦你请几位将军到我们家一叙,孩儿想与他们谈谈。”
王硅看看王珂,明白他的想法,用商量的语气说道:“要不把所有大人都请去吧,有什么事当着大家的面说也无妨的。”
王珂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这些文官还能帮自己说说话。再说了,和这些人走得近一些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于是点头同意了。
王硅忙紧走两步,上前和众大臣一一发出邀请,还别说,都挺给面子。
一行人出了宫门,王硅让随从骑着自己的马先赶回府上报信,自己坐进王珂的车里和众大臣一块走。众人也纷纷打发自己的随从回自家去知会一声,坐轿的坐轿,骑马的骑马,随着王珂的汽车来到了王硅府上。
刚进家门,程知节就叫了起来:“王家小子(这下不叫王贤侄了),你什么意思,你把各家的兵丁都给收走是打的什么主意?”
李绩毕竟年长得多,自身也相当沉稳,一把拉住要蹦向王珂的程老杀才说道:“你这个老杀才,有什么就说,你激动什么呀。王贤侄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先坐下来,听王贤侄解释嘛。”
王珂见众将都多多少少有些生气,知道这会儿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效果,于是转头对王硅说道:“爹,还请爹先陪各位伯父坐下喝茶,孩儿亲自下厨去为伯父们做几个下酒的小菜,一会再来给伯父们解释清楚。”
王硅当然也看出了现在的情形,明白王珂现在的处境,忙说道:“你去吧,多做几个好菜来让你伯父们尝尝。”
转头招呼众人道:“来来来,先坐下品品我家珂儿亲自制作的茶,好些大人还没有尝过吧。”
说着请众人坐下,在门外等了一会的下人这个时候也知趣地走了进来,把茶给各位大臣放在面前。
王珂走进厨房,就见王夫人带着两个姨娘,还有冬月正神情紧张地站在厨房里。见王珂进来,王夫人忙上前问道:“珂儿,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今天这么多大人都来咱们家了?还有刚才程老将军在叫嚷什么呢?”
王珂知道平日里父亲和这些人来往也不多,今日突然一下朝里的重臣都来了,进门那个程老杀才就是一嗓子,把家里的这帮娘子军还真给吓着了。忙安慰道:“没事,娘。今天只是在皇上面前孩儿说了点事,出来后让爹请这些大人们来家里坐做,孩儿与他们说说孩儿的想法。没什么事的,娘放心吧。”
王夫人见王珂说得很是轻松,半信半疑地再次问道:“真没事吗?珂儿可别瞒着为娘啊。”
“真没事,娘只管放宽心就是了。”王珂笑着说道:“孩儿得赶紧做几个小菜上去,不然这帮大人们等久了,可就真有事了。”王夫人见王珂还有开玩笑的心思,心也放了下来。和两个姨娘及冬月一起,在一旁帮王珂打起了下手。
菜陆陆续续上了桌子,王珂洗完手来到前堂,对一屋子坐得满满的大唐高官拱手说道:“让各位伯父久等了,现在请入席吧。咱们一边吃一边聊,哪位伯父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出来。”
众人在宫里呆了一天了,的确也饿了,这一叫入席,都直接走了过去。
好家伙,加上王硅父子,足足有十五个人。还好府里的下人机灵,见人多,早就从别的地方搬来了一张桌子,这两张桌子一并,所有人才刚好坐下。
王珂招招手,两个下人捧着酒上来,给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都满上。王珂举起酒杯说道:“今日因小侄的事,让伯父们耽误了时间,小侄在这里先陪个罪了。”说完一杯酒就倒进了嘴里。
王硅知道一会还要说事,忙开口说道:“这酒是珂儿自己酿制的,比我们平日喝的要烈一些,各位大人先尝尝如何。”
众人听说是王珂自己酿的,都很好奇,纷纷端起酒来。王珂知道,这里面应该只有程老杀才喝过这酒,因为上次给李恪和程怀亮各送了十坛去,不过后来一直没有人来叫再送去。事一多,王珂也没有顾得上问这事。
文官们喝酒还比较斯文,都是小口小口的品尝,这群老杀才可就不一样了,个个都是一口一杯。喝完后谁也没有说话,愣在了那里。
王珂不知道怎么回事,忙问道:“怎么,这酒不好喝吗?”
听到王珂问话,众人才醒悟过来,李靖说道:“王贤侄,这酒你是怎么酿出来的,比我们平日里喝的可好多了。老夫厚一次脸,一会回去的时候,贤侄送两坛给老夫如何?”
王珂见李靖说这话,岂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忙回答道:“伯父别说要两坛,就是多要几坛也没事。”
话还没说完,别的人也叫了起来,要王珂也给他们送上几坛。
这时候的文官也比斯文了,说话的声音和这帮老杀才一般的高。
程知节在这些人里嚷嚷得最厉害,一边说要酒,一边还不停地骂程怀亮:“这个臭小子,一天和王家小子混在一起,却不知道王家小子酿了这么好的酒,真是该打!让老子今天才尝到。”
嗯?王珂奇怪了,上次不是叫人送去了十坛吗?难道程怀亮没让这个老杀才知道,自己私下藏起来了?现在千万别说,不然程怀亮日子难过!哪天有空再问问程怀亮是怎么回事。见众人在那里嚷个不停,王珂站在那里不敢吭声,他可没胆量叫这帮人住嘴。贤侄这帮人正在兴头上,弄不好自己一出声,这帮人一恼,招呼到自己,自己可就倒大霉了。
待众人声音慢慢小了,王珂才开口说道:“各位伯父别急嘛,小侄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小侄的意思是,这就叫人去看现在有多少酒,都拿过来,一会各位伯父回去时都带走。小侄再让作坊酿就是了。”
说完叫进一个下人来,让他去告诉管家,把府里的酒都搬出来,如果不够就到庄里去一起拿过来。
李绩连忙阻止道:“别这么麻烦了,府里有多少就拿多少,庄里的就先别去拿了。明天白天再给我们送过去就行。”
头一句王珂听着还挺高兴,后一句一说,王珂心里就骂开了:“真TM不是东西,我还以为不要了呢,结果不但要,还得给送家里去。喝死你这帮老杀才!”
心里有气,脸上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笑着说道:“这也行,明天小侄就安排人把酒给各位伯父送到府里去。现在伯父们还是先尝尝小侄做的菜,可还合胃口。”
众人拿起筷子,夹着菜送入口中,当然又是一阵赞扬之声。
王珂正自得意,只见李靖放下筷子,看看众人说道:“王贤侄,今日你说的话,老夫听了也都觉得挺好,只是最后一个提议,不知贤侄是何用意,可否给我们解释一二?”
程知节听李靖一说话,立即气呼呼地接口道:“就是,王家小子什么意思,你今天不说个明白,别怪老夫不认人!”
王珂见李靖问话了,自己今天请他们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和他们说清楚,于是不慌不忙地说道:“各位伯父请慢用,听小侄说就是了。在小侄没说完以前,还请伯父们先别急着生气才是。”
说着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自己小小的喝了一口才说道:“小侄知道各位伯父都是我大唐的有功之臣,对皇上、多朝廷也是忠心耿耿,没有任何不二之心。可是,历朝历代,没有哪个皇帝能保证自己的大臣没有不轨之心,而不时时提防呢?”
刚说到这里,王珂就见尉迟敬德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忙对他说道:“伯父别急,待小侄说完。”
然后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说句对各位伯父大不敬的话,各位伯父都是开国的功勋,没有伯父们的拼杀,皇上也不可能有今天。可以是各位伯父的功劳都是功高盖主呀!在这个问题上,小侄想不用说,伯父们也心知肚名吧。”
王珂换了一个口气又说道:“对我大唐来说,贤侄最紧要的问题无非就是对内发展生产,增强国力;对外则是消灭周边各族对我大唐的侵扰。可是打仗打的是什么?”
王珂把一个问题仍给了众人。 众人互相了一眼,不知道王珂这是什么意思。
李靖不解地说道:“打仗不是打的双方的实力强弱吗?还能是什么?”
王珂点点头说道:“李伯父说的是其中的一部分,要具体的说来,打仗打的是经济。为什么这样说呢?集合兵士要钱;粮草要钱;兵器、马匹要钱;战后死亡的兵士抚恤还是要钱。任何事情都要落实到一个钱字上!”
听到这里,众人都点点头。不是不知道,而是以前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
房玄龄见王珂停下不说,催促道:“小王大人继续说。”
王珂又说道:“朝廷的花费都源自税收,可平日里兵士手里的土地都不用纳税,这样一来,朝廷的税收就少了不少。而一打仗,时间一长,士兵手里的土地又没有人管理,等仗打完了,粮食也没有收上来,士兵也没有度日之粮,就还得朝廷出资安抚。这无形中也加大了朝廷的负担。”
说到这里,文官们已经算过来了这笔帐,都感到这事是实际存在的,年年都在想办法,可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解决。
武官们经文官一解释,也开始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王珂见他们明白了,于是又说道:“这样做不如朝廷直接把兵士管理起来,每月的军饷增加一些,平日里就训练,不再去耕种土地,把土地交由老百姓来进行劳作,按时纳税。这样不就能够解决了税收和兵士的双重问题了吗?可是这样一来,各位将军属下的私兵就成了各位将军自己掏钱来供养,可谁又能有这个能力来养活一大批的兵士呢?所以,小子以为放弃私兵,由朝廷对兵士统一进行管理才是正确的出路。”
王珂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停了停,夹了一夹菜又喝了一口酒,吃下去以后才又接着说道:“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各位将军手下没有了私兵,也可以向皇上表明,自己只是大唐朝廷的一名大臣,不会拥兵自重,只会为朝廷、为皇上尽忠,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这不是一个让皇上放心很好的办法吗?”
话人人都听得很明白,只是一时间有一些转不过弯来。都不说话,细细地回味着王珂所说的话。
王珂默默地坐在那里,一边喝着酒,一边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每个人的表情的不一样,只是王珂知道,这些人都会想通的,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凭自己忽悠的功夫也能给他们说通了。
久久的沉默过后,终于,李绩打破了这片宁静:“那以后打仗这兵怎么调集?”
“这个好办。”王珂放下手中的筷子,回答道:“我不是说过把大唐分为几个军区吗?一旦在哪个军区的辖地开战,朝廷只需要派出一名主帅统领这一军区内所以军队就可以了。如果人数不够,还可以在想邻军区调派军队支援,待战事一完,只需归建即可。这样不是很方便的事吗?”
王珂所说的这些,都是后世经过长期的积累,总结出来的经验,当然使用起来是简单而有效的。
这些老杀才也不是傻子,一点就通了。在想同了王珂所说的一切以后,也就释然了。
这一下心中也畅快了,吃起来也舒服,喝起来也痛快了。一帮老杀才这时都甩开腮帮子大赶起来,倒是文官们和王珂讨论起了他们认为有兴趣的问题。
王珂对这些事本就不愿多提,因为他本身对政治就不敏感,再加上他一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想法,也为了避讳在文官圈子里去趟这潭混水,他毕竟现在的身份是武官嘛。
王珂是能不说的就不说,实在躲不过去了就尽量搪塞过去。就这样,还是多多少少说了一些。一直喝了两个多时辰,众人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