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吉他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吉他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过节了,祝大家春节快乐。小子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多支持我的书。
~~~~~~~~~~~~~~~~~~~~~~~~~~~~~~~~~~~~~~~~~~~~~~~~~~~~~~
看着李二同志牵着兰陵走进宫门,王珂才转过头来,看着南平温柔地说道:“公主,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吗?”
南平脸上一红,低声说道:“麻烦大人先送南平去内府乐造司,南平要到那里去取东西。”
王珂连忙说道:“公主快别叫我大人,我这官也是混来的。”
南平想了想问道:“不叫你大人那叫什么呢?”
王珂一想,是啊。叫什么呢?现在自己有军职了,叫王公子不行了,可叫大人自己听着又太别扭,于是说道:“要不就叫我王珂吧。”
南平掩嘴一笑,轻声说道:“哪有直叫人名字的道理,要不我叫你的字吧。就是你的字是什么我不知道啊。”
一说这话,王珂也愣了,你说这现代人取名就取名,也没个字呀。到了唐朝,王硅和王夫人叫自己也是一口一个珂儿,也没有叫自己的字,现在要他说自己的字,还真是说不出来。
王珂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这字还真说不出来,我八岁就离开了大唐,我爹也没有来得及给我取一个。这回来吧,也没有想起这个事来。公主今日一问,还真为难我了。”
南平又掩嘴笑笑说道:“那你不能自己取一个,你才学这么好,要取个字还不是很容易。”
王珂一听,真是满脸黑线,汗死!他哪有什么才学呀,那些诗词哪一首不是他抄袭来的,叫他自己作首诗出来还不如让他死容易呢。可到了这个份上,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呀。
王珂头都想破了,好不容易才想出一个不怎么样的字来。
他不好意思地对南平说道:“我很喜欢冬天,喜欢冬天那一望无际的大雪,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幽远;让人的心灵平静,得到净化。我仰慕冬天,不如就叫慕冬吧。公主认为如何?”
“慕冬,慕冬。”南平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字,想了想说道:“听你说这两个字的来历,却也有些意境,就这个字吧,以后我就叫你慕冬了。”
王珂见这个问题也被自己搪塞过去了,忙开口说道:“公主,这乐造司我可不知道在哪里,还得麻烦公主指路才行啊。”
南平点点头,伸出纤纤细指,指引着王珂来到乐造司。
王珂随着南平走进去,里面的人见是公主来临,纷纷下跪行礼。
南平一派公主威仪,已没有了刚才与王珂说笑时的小女子模样,轻启珠唇说道:“平身吧,我做的琴在哪里?快拿来我瞧瞧。”
那些人谢恩起来,忙去后面房里把琴抱了出来。
南平用手拨了拨琴弦,对王珂说道:“慕冬,你来帮我看看这琴,音是不是调准了。”
王珂大呛,对这玩意,王珂真是一窍不通呀。悻悻地说道:“公主,这东西我可真是不懂了。我在极西,从来没有学过我大唐音律,对这个东西可是七窍通了六窍呀。”
南平见王珂这样说,也有了几分相信,好奇地问道:“那你会什么乐器呢?”
王珂现在真是恨不得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中国这么多乐器,自己是一点都不会,没一样学过的。要说会什么,也只是在部队的时候学会了弹吉他。
南平这样问自己,也没有多想,冲口而出道:“这些乐器我都不会。我只会一样,是极西之国那边的乐器,叫做吉他。”
“吉他?”南平更好奇了,连连问道:“是什么样子的,你能画出来吗?让这里的人做出来你使给我听听行不行?”
王珂知道以现在唐朝的工艺水平,做吉他的箱体什么的,应该还行,可那六根琴弦可就不行了。
可他看见南平那满脸希翼的神情,心中也不忍拒绝,迟疑地说道:“这个可能很困难,主要是六根弦没有办法。”
话说到这里,王珂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吉他伴奏时也可以用尼龙弦,不用钢弦的。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尼龙弦,但可不可以找别的东西代替呢?
“等等!让我想想。”王珂连忙说道。
说着在制作间里低头寻找起来。走了一大圈,没发现自己心中合适的替代品,王珂望着南平身后,看起来象是乐造司的头那个人问道:“敢问这位公公贵姓?”
这人见王珂与南平一同进来,南平语气里和王珂也很熟悉,虽不知道王珂是何人物,但也知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现在见王珂问到自己,忙恭身回答道:“小人姓秦,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王珂忙说道:“秦公公,请你带我去你们放琴弦的地方看看,我看能不能找到我心中想的那种琴弦!”
秦公公看看南平,南平知道他是看自己的态度,傲然说道:“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做出来的东西记在我的府上。”
秦公公忙带着王珂向边上的一个房间走去。南平也好奇地跟了上来。
秦公公打开门锁,侧身让南平和王珂先进去。王珂一看,满屋都是各式各样的弦。走上前去,一样一样地慢慢挑选,在一个角落里,王珂发现了一团乱七八糟绞在一起,但自己从未见过,看起来象塑料或尼龙制品,粗细不一的筋状物。
王珂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从哪里来的?”
秦公公走上前去,细细地看了一番,才回答道:“这东西是西域来的使者进献的一种动物,他们说叫犀牛的。来大唐没多久就死了,从这个犀牛身上剥下来的筋,拿到我们这里来做弦用的。可是我们不知道用在什么乐器上好,就一直丢在这里了。”
南平看见王珂的表情,明白王珂的意思,忙问道:“你是要用这个来做弦吗?”
王珂点点头回答道:“试试吧。我也说不清能不能成。”
提着这卷犀牛筋走出房间,王珂要来纸笔把吉他的样子画了出来,还画出了各个部件的分解图,并一一标注了尺寸。在交给了秦公公以后就准备送南平回去。
南平望望天,对着秦公公问道:“这些东西要多久能做出来?”
秦公公看看图纸,想了想回答道:“所有的工匠都来做这个,各负责一部分,一个时辰能做好。”
南平这才转过来对王珂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慕冬,这天还早,要不我们等等吧。”
王珂看南平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也只好答应了。
秦公公立刻叫齐工人,开始制作起来。这头一步就是要把木板推得很薄。玩过吉他的人都知道,吉他的用料是很薄的,在唐朝这个年代,全靠人工推出来,这个工作量也是不小的。
王珂也没有见过怎么做吉他,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好。索性跑到车里,打开CD机听起了音乐。南平见王珂走了,也跟了出来,坐进车里,就听到车载音响里传出的歌声,好奇地问了起来。王珂耐心地告诉她这音乐是他从极西那边到回来的,那里的人都喜欢听这样的音乐,南平听了一会,也爱上了这种清新的旋律。
王珂拿出车里所有的CD碟,教会了南平怎么使用,任凭她自己在那里找着她喜欢的歌曲,自己靠在座椅后背上抽起烟来。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两个人听着音乐,很快就过去了。
秦公公跑出来找到王珂,让他进去看他们是不是组装正确了。王珂走进去,就看见一把没有上漆,没有安装琴弦的吉他已经放在了那里。王珂从那团犀牛筋里找出合适的六根来,量好长短剪下来,安装到吉他上。旋紧了琴弦,用手试着拨了拨,还成。只是声音略微比真正的琴弦显得要低沉了一些。
秦公公是老做琴的行家,从王珂的表情里明白了王珂的意思,在一旁说道:“这位大人,是不是觉得声音有些低沉,不清脆。这个不要紧,我们马上把这琴弦处理一下,就会边得清脆的。”
说着把琴弦取下来,交给一个工匠拿去处理,没一会功夫就拿了出来。王珂再次安上去一试,这次的声音好了很多。虽然和真的吉他弦还有差别,但也不算什么,毕竟是可以用了。
抱在怀里,一根一根校好音,简单的弹了几个和弦音后对南平说道:“公主,我先弹首歌试一试。”
南平目不转睛地看着王珂,连连点头。
王珂想了想,看着南平轻轻拨弄着琴弦唱了起来:“让我将你心儿摘下,试着将它慢慢融化,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暇。是否依然为我时时牵挂,依然爱我无法自拔,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那里湖面总是沉寂,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你不愿提起的回忆。你说真心总是可以冲动,真爱总是可以长久,为何你的眼神还有孤独的落寞。是否我只是你一种寄托,填满你感情的缺口,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那里湖面总是沉寂,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你最深处的秘密。我希望,不敢问,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涟漪,只是爱你的心超出了界限,我想拥有你所有一切。应该是,我不敢问,不敢让你再将往事重提,只是心中枷锁该如何才能解脱。。。。。。。”
一曲伍佰的《挪威森林》听得南平新里真如歌中唱的那样,开始有了变化。南平从未听到过如此直白的歌词,一张脸也有了颜色的改变。
王珂当然看在眼里,忙对秦公公说道:“公公,这样就可以了,还请你让工匠给上上漆。不过这漆要薄,要均匀。”
秦公公接过吉他,连连称是。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问道:“这位大人,做好了我们怎么告诉你呢?”
王珂这才想起这真还是一个问题,自己也不能天天来看吧。
正为难呢,南平在旁边说道:“做完让人送到我府里就行,我会和这位大人说的。”
说完看了一眼王珂,轻声说道:“慕冬,我们走吧。”
王珂答应一声,抱起南平的琴,离开了乐造司。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待到了南平的公主府门前,南平下得车来,让人把琴抱进府去,自己站在府门前望着王珂。王珂不知南平要干什么,南平不进去他也不能转身就走,只好静静坐在车里,也望着站在那里的南平。
南平站了一会,突然跑到王珂的车窗前,小声对王珂说道:“等你的琴拿来了,你还得给我唱歌,我还要听。”
说完转身就往府里跑。王珂在南平转身的一瞬间,看见南平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了。
王珂看着南平的背影,心里高兴得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发动汽车,嘴里也唱了起来:“我希望,不敢问。。。。。。”。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