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首饰设计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首饰设计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过节了,祝大家春节快乐。小生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多支持我的书。
~~~~~~~~~~~~~~~~~~~~~~~~~~~~~~~~~~~~~~~~~~~~~~~~~~~~~~
这事一做完,王珂又恢复了往日的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状态。
这日王珂虽已醒来,却一直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连早饭都是冬月端到床边来喂他吃的。
两人正你喂一勺,我吃一口,闹得正欢时,王夫人跨进屋来,见此情景,笑着摇摇头说道:“珂儿,也是冬月有这样好的脾气,我看换了别人有谁愿意这样侍侯你。”
冬月见王夫人进来,忙放下碗行礼。
王珂听王夫人这样说,一把拉过冬月抱在怀里,在冬月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家冬月贤惠呀,以后夫君会好好疼冬月的。”
冬月见王珂在王夫人面前也敢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一张脸早已是涨得通红,连忙挣扎着站起来,站到了一边。
王夫人笑着摇摇头说道:“快起来,三殿下来了,在前堂等你呢。”
王珂一听李恪来了,才想起这段时间一忙,也忘了和李恪见面,这一提还真是有点想他了。忙让冬月给他拿衣服。王夫人摇摇头,笑着回避了出去。
王珂出门来到前堂,却见李恪正坐在自家的躺椅上悠闲地品着茶,忙上前说道:“殿下今日怎么有空到我家来了!”
李恪跳起来,冲着王珂胸前就是一拳,笑着骂道:“好你个小子,前一段时间你忙不去找我,我不怪你。这都没事了 ,还好几天不到我那里去,还要我上你家来找你,你小子胆也大起来了啊。是不是想找打了?”
王珂看看李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我忙了这么久,这刚休息了几天啊,你还不让我休养一下这卖给你们李家,被你李家折腾得都快要散架了的身子骨呀。”
李恪知道自己要说怎么也说不过王珂,无奈地说道:“和你没法说,说什么你都有理。”
王珂也坐了下来,端起下人送来的茶喝了一口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事了,在家休息呢?”
李恪不屑地说道:“你不是说都卖给我们李家了吗,我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说完换了一个口气接着说道:“你这段日子可真是出了大名了。现在朝里谁不知道王家公子才回来没多久,就连续给朝廷献了不少的良策,还条条被采纳。一做官就直接是从四品,别人做了一辈子也难到你这个位置,你真是太厉害了吧。”
王珂知道李恪来不是和自己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的,他来必定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于是毫不客气地问道:“你就说吧,有想起什么了。你要没事,必定是叫人来唤我去你那里;自己亲自跑来,一定又是有什么事了。直说吧,我们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要你费这么多口舌来做铺垫的。”
李恪今天来的确是有事想问问王珂,现在被王珂点破,脸上也有一些挂不住,“嘿嘿”的笑了两声才说道:“王兄,听说你的条陈里有一条是让父皇把分封在各地的藩王都招回长安来居住。不知你具体是怎么说的。”
王珂一听是说这事,马上明白了李恪在担心什么,于是仔细地把自己写的说给李恪听。
说完还分析道:“这个我是以朝廷军队和税收等几个方面来说的,当时说的时候还真没有说得很详细,看着皇上有点动心了,而且文官们也很支持。后来我在写条陈的时候,又详细地从几个方面论述了这样做的必要性,估计皇上看了应该会允许施行的。这样一来。。。。。。”
两人都明白这后面的意思,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起来。
“哟,这什么事啊,惹得殿下这样高兴?”
两个人正笑得欢呢,就听见王夫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扭头一看,却是王夫人领着王珂的两个姨娘和冬月走了出来。见两人笑个不停,王夫人才好奇地问道。
不等王珂开口,李恪就说道:“王兄正与我说事,说到有趣之处,我们方笑了起来。”
王夫人见李恪开口也没说清楚到底为什么发笑,知道必定是不能与她们说的,也不多问,对李恪说道:“殿下请自在府上宽坐,臣妾和家人要出去一趟。只能留珂儿陪殿下了。还请殿下恕罪。”
王珂不由好奇地问道:“娘,你们要去哪里呀?”
王夫人回答道:“这不快过年了吗,为娘和你两个姨娘去办点首饰,顺便也给冬月买上几件象样的。你收人家做妾都这么久了,也没见给别人买上一样东西。这大过年的,怎么也得戴两件新的吧。”
王珂拍拍额头,还真是,都这么久了,自己还真没给冬月买过一样东西。今天不提起,自己还真没意识到。忙开口说道:“娘,你只管和姨娘买自己的,冬月的由孩儿给她买。这事都怪孩儿,今天孩儿得给冬月补上。”
说完看着李恪说道:“殿下,反正无事,要不要和我一块出去逛逛,你也顺便给家里那几位买点?”
李恪想想,左右无事,今日来找王珂除了问那个事以外,也就是找王珂玩了。现在王珂叫一起出去,也就一口就答应了。
几人坐王珂的车来到长安号称最大、最好的金店。
进得店中,自有人迎着领到里间坐下,店里的伙计把店里上好的首饰送了过来任他们挑选。
王珂给冬月挑了一枚戒指、一串项链和一对耳环,别的再让冬月自己选。
这些东西对女人家来说天生的就有一种吸引力,拿起这样看看又拿起那样看看,哪一样也觉得好。
王珂却左看右看都不是很满意,当然包括他刚才已经选中的那几样,心中也不免有一些失落。心里想道:“真不如后世的样式多,这选也没什么可选的呀。”
想到此处,心里一动,对伙计说道:“能否请你家掌柜的前来,小可有事请教。”
伙计看见他们坐着车来的,知道他们的来头不小,当然明白自己现在怎么做是最好的选择,急忙把掌柜请了出来。
王珂抱拳说道:“不知掌柜贵姓。”
掌柜在出来前就听伙计说了这帮人的来历,忙回礼道:“小人免贵姓刘,不知这位公子叫小的来有何吩咐?”
王珂回答道:“吩咐不敢,在下只是想问一下,贵店可否按图订做?”
掌柜一听,舒了一口气。开始他以为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帮客人,那他可就吃不了得兜着走了。忙回答道:“这个没有问题,只要能画出图样来,小店就能做出来。”
王珂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掌柜让人拿纸笔来,在下画几个图样,请贵店与我做出来。”
店里的人听王珂说要当堂画图样,不觉都有些愣住了。
这首饰的设计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一个式样不花上一点时间可是想不出来的。而王珂却要当场画,还是几个式样,这让他们觉得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王家人和李恪对王珂经常性的这种超常规的做法已经习惯了,一愣以后马上就释然了。
这个刘掌柜却惊讶得不行,瞪着眼睛反问道:“这位公子是说要当场画几个式样出来吗?”
王珂不解地问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刘掌柜见王珂回答得这样干脆,也就随便他了。叫伙计拿来纸笔,自己站在一旁,看王珂要画出个什么花样来。
王珂本是学画的出身,又搞设计,再加上在后世有那么多样式给他做参考,他只需要从中捡几样符合冬月气质的饰品,把样子画出来,这也是很简单的一个事。
王珂看看冬月,几个样式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有了模样。王珂“唰唰唰”几下就在纸上画出了一根簪子、一对手镯、一根项链、一对耳环来。正准备画戒指的时候,王珂却停了下来,抬头对着刘掌柜问道:“刘掌柜,你能把贵店每种宝石都拿来我看看吗?”
刘掌柜在王珂画的时候,心里已经是暗暗心惊,因为王珂画出的几个样式都是他这个做了四十多年首饰生意的人所从未看见过的,却又件件都那么精美。这会见王珂问自己,忙叫人去按王珂的要求做,自己却走上前来,抱拳说道:“这位公子,不知怎么称呼?”
王珂忙站起身来回答说:“在下姓王,王珂。”
“哦,王公子。”刘掌柜拱拱手说道:“不知王公子是做哪一行的,怎么对首饰一行这样熟悉?”
王珂马上明白了刘掌柜的意思,怕是同行,今天是来打探这里的虚实的。
笑了笑说道:“刘掌柜不必生疑,在下不是你们这个行业的,在下在军中任职,并不与贵店有什么企图,请刘掌柜放心。”
刘掌柜见王珂把事情说破,也就放下了心来,脸上也不免出现了几分尴尬的神情,嘴里说道:“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大人不必在意。”
王珂理解地说道:“没什么的,同行生忌,这也是很正常的,刘掌柜不用掩饰。”
伙计端着一盘宝石进来,王珂在里面翻了翻,确如自己所知道的一般,这个时候还没有钻石出现,心里不免有些失意。他本想是做一枚钻石戒指送给冬月的。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嘛。
刘掌柜见王珂这般神情,不禁问道:“莫非没有大人中意的吗?”
王珂回答说:“不是没有中意的,只是没有我想要的那种罢了。算了,换一个样式吧!”
刘掌柜不解地问道:“本店宝石的种类是最齐的了,难道大人还见过别的吗?”
王珂笑笑说道:“有一种不是我大唐出产的,在大唐周围也没有,只有海的那边很远的一个地方才出产这种宝石,现在还没有流入我大唐呢。”
说完又对冬月说道:“来,你喜欢哪一种,选出来夫君给你配戒指。”
冬月兴奋的在里面找出一颗红宝石来,小声说道:“妾身喜欢这个,不知可以吗?”
王珂接过来看看,感觉大小与自己心里想的一个样式相比还小了一点,于是对着刘掌柜说道:“刘掌柜,还有比这稍大一点的吗?”
刘掌柜望望旁边的伙计,伙计忙回答道:“有一颗比这稍长一些,不知可以吗?”
王珂一想,长一些不是正和他意,忙说道:“快拿来看看。”伙计飞快地跑了出去。
王珂在纸上几笔就把戒指的图样勾了出来,原来是一个指环上嵌上了两颗连在一起的心形,而用来抱住这颗宝石的却不是简单的伸出几个角来,而是由戒托延长出来向上翻卷,顺着红宝石的边缘围上一圈,如同给两颗两在一起的红心镶上了一道金色的细边。
站在一旁的人都纷纷放下自己手中刚才已经选好的首饰,要王珂也为她们设计几个出来。这几位个个都是王珂的长辈,王珂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抓起笔又每种首饰画出几种样式来让她们自己挑选。
看着几个人在那里挑得起劲,王珂不禁对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的李恪奇怪起来:“我说,你怎么不选几样回去送给你府里的那几位呀?”
李恪叹了一口气说道:“看了你设计的样式,我还能看得起这些吗?还是不买了。她们要让她们自个来买吧。”
王珂不禁又说道:“你要我再给你画几个图样出来不就是了。。。。。。”
话还没有说完,李恪就说道:“打住,不要你设计,要不然以后她们再要,我还得找你给我设计,我可不想这么麻烦。”
王珂一想,也是啊,要是每次买这些东西都要找自己给画图样,那还不把自己给烦死,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问了。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