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吉他弹唱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吉他弹唱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过节了,祝大家春节快乐。小生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多多支持我的书。
~~~~~~~~~~~~~~~~~~~~~~~~~~~~~~~~~~~~~~~~~~~~~~~~~~~~~~
“夫君,南平公主派人来请你去她府上。说你做的东西她帮你拿到她家了。”冬月冲着正在对着笔记本电脑玩游戏的王珂不无醋意的说道。
王珂听出冬月语气中的味道,故意用鼻子在空中闻了闻说道:“今天这味怎么有点酸酸的呀?”
冬月也知道自己在听说是南平公主派的人来找王珂,心中就有那么一丝的不舒服,可没想到这话一出口就被王珂听出来了,慌忙到反驳道:“哪有啊,夫君就是乱说。冬月只是一个小妾而已,哪敢吃公主的醋呀。”
王珂一把拉过冬月,也不管游戏里是什么样了,用手轻轻抚着冬月的脸说道:“小丫头别吧自己说得这么不堪。不管夫君娶谁回家,在夫君心里冬月都和她一般高。谁也别想欺负咱们冬月,否则夫君可不答应。”
冬月听到王珂这样说,心里一甜,刚才那一丝不愉也没有了,嘴里说道:“夫君还不开去,让公主府上的人等久了,也不怕公主怪罪夫君你。”
王珂呵呵一笑说道:“是是是,听我们冬月的,马上就去。”
说完牵着冬月的手就往外走。冬月抽了几下想把手抽出来,可王珂把自己的手抓得紧,也没有办法,只好依着他,跟着一齐来到前堂。
常言说,宰相门下都是三品官,这公主府里的一个公公,王家也没敢慢待。也是招呼着坐下,派人上上茶才让人去请的王珂。
王珂让冬月拿了点钱递给来人,对来人说道:“麻烦公公上秉公主,珂去会同三殿下一会就去公主府上,还请公主莫怪。”
来人得了好处,自然是满口答应,转身自去。王珂转头望着冬月,调笑道:“我和三殿下一块去,我们冬月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吧?”
冬月知道王珂是笑自己刚才的样子,羞得红着脸跑回了后院。
王珂笑嘻嘻地开车出门,接了李恪才往南平府上而去。一路上李恪不停地问王珂去哪儿,王珂总是笑而不答。
待到了南平府门外,李恪才知道是到南平这里来,一边往里走一边调侃地对王珂说道:“到我南平妹妹这里来,你也用不着拉上我吧,你自己来不就行了。”
王珂知道李恪的意思,在对南平这件事上,也只有李恪明白自己的想法,故作神秘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我是带你来看一件乐器,你学会了以后泡妹妹可方便多了。”
“泡妹妹!”李恪眼睛一亮(不用说,这个词语当然也是王珂教的了),连忙追问道:“什么乐器呀,我没有见过的吗?泡妹妹有这么厉害!”
王珂笑笑就是不说。
南平听下人说三殿下和王大人一同来了,已经进府,忙迎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个小尾巴——兰陵公主。
王珂一见兰陵公主,便知道自己今天约李恪一齐来是一件多么英明的决定。一会让李恪把兰陵照顾着,自己才有机会和南平相处嘛。不禁想李恪使了使眼色。
现在的王珂和李恪,那真是不是兄弟,胜是兄弟。很多事情已经不用语言,只要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个时候当然也不例外。
李恪轻轻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明白。”
李恪当先走上前去,笑着说道:“南平妹妹又弄了什么乐器呀,要王兄过来看?愚兄也来凑凑热闹,妹妹不会不高兴吧。”
说完又转头对着兰陵说道:“兰陵妹妹怎么也跑出宫来了,父皇和皇后娘娘可都知道?”
兰陵抢着回答道:“我是给南平姐姐送乐器过来的,皇后娘娘那里我去说过了,同意了我才来的。”
南平待兰陵说过以后才开口说道:“三哥到小妹这里来,小妹岂有不欢迎的道理。小妹倒是好久没到三哥府上去给几位嫂子问安了,还请三哥不要怪罪才是。”
李恪打个哈哈,表示这事没有关系,自己想都没有想过。
王珂见他们兄妹也说完了,才上前一本正经地行礼道:“拜见两位公主,不知两位公主可好。”
兰陵跑过来,拉着王珂的手臂,嗲嗲地说道:“王大人,兰陵还要坐你的车,什么时候你再让兰陵坐坐呀!”
王珂听得混身发凉,忙用求救的眼光望向李恪,嘴里对着兰陵应付道:“公主只要想坐,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李恪在一旁对兰陵说道:“兰陵,都这么大的姑娘了,还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还不赶快放开!过了年父皇就要给你物色人家了,还这样!看你怎么嫁得出去?”
兰陵心有不甘的放开手,嘴里嘟噜着说道:“我才不嫁呢,我就陪着南平姐姐。”
说着拉住南平的手对南平说道:“姐姐,兰陵就陪着姐姐,姐姐不嫁人兰陵也不嫁!”
南平望着这个从小就和自己最要好的妹妹,用手轻轻地拍拍兰陵的头,怜爱地说道:“真是个傻孩子,尽说傻话。”
李恪在旁边看着眼前的一切,深怕再勾起南平的回忆,忙打岔着说道:“南平妹妹就让我们在这里站着吗?也不让我们进去。”
南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你们看,这一说话就忘了。三哥、慕冬,请屋里坐。”
“慕冬?”李恪不解地望着王珂。
王珂这才想起自己这个字取得仓促,别的人都还不知道呢。忙低声与李恪说了这个字的来历。李恪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走进前堂,王珂就看见吉他正摆放在桌上,紧走两步,把吉他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抚摩上好的漆,感觉这漆上得是真好。薄薄的一层,仿佛还能感觉到漆下面那木板的质感;漆面虽薄,但漆膜却已经立起来了,手抚在上面,就感觉是抚摸到婴儿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细嫩,没有一点发涩的感觉。
王珂忙把已经松开的弦拧紧,调试好音,弹了几个和弦音试了一下,对李恪说道:“殿下,没看见过这种乐器吧,我给你弹一曲你听听,和我大唐的乐器绝对不同。”
李恪好奇地上前有手摸摸吉他,迫不及待地催促王珂快弹一首给他听听。
王珂想了想,弹唱起了他最喜欢的齐秦的一首老歌《垭口》,优美的旋律随着王珂弹动的双手流动着,合着王珂的歌声四散开去。
一曲终罢,李恪击掌叫好:“天籁!没想到还有这么好听的音乐。我一定要学会这吉他,真是太好了。”
南平已是第二次听到王珂用吉他弹唱了,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专心地听着。而兰陵却瞪大了眼睛,两眼直直地望着王珂,张大着嘴,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
王珂知道,今天如果不唱几首歌是收不了场的,于是习惯性的说道:“你们想听什么,说出来。只要我会的,就弹给你们听就是了。”
李恪和兰陵哪知道有些什么歌呀,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南平仔细回忆那天在王珂车里听过的歌曲,想了想轻声说道:“慕冬,我喜欢的有一首叫什么大米的,你会吗?”
“什么大米?”王珂愣住了,什么歌呀,他也不清楚了,后世的歌太多,一下要他说出来,他还真一时说不清楚。
南平想了想才说道:“就是说有什么东西,喜欢什么大米什么的,名字我记不得了。”说完一张脸涨得通红。
这样一说,王珂明白了,笑着弹起吉他,开口唱道:“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让我不敢想,不敢再忘记你。我记得有一个你,永远留在我心中,哪怕只能够这样的想你。。。。。。。。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我想你,想着你,不管有多么的苦,。。。。。。。。。”
唱这首歌的时候,王珂又是时不时地望向南平。一唱完,就听见李恪在旁边嘿嘿地笑。王珂和南平都知道他在笑什么,南平的脸又不由自主的红了。
王珂狠狠地瞪了李恪一眼,却不敢开口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只有兰陵在一旁用手托着腮喃喃说道:“好感人呃,怎么歌还能写成这样的!”
王珂为摆脱这种尴尬的场面,忙对李恪说道:“怎么样,好听吧!我教你学,你会了可就能派上大用场了哟。”
谁知李恪不识趣 ,手一挥说道:“今天不学,你再弹几首歌来听听,还真是好听。”
王珂听见李恪这样说,可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说这个时候,叫王珂唱什么好呀。如果没兰陵在,王珂还可以对着南平来上几首,反正李恪也知道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可现在这种情况,你叫王珂怎么做?兰陵再小,事情做得太明显也是看得出来的啊。
可李恪就象没有想到这些一般,不停地催促王珂赶紧再来。南平还亲自动手端起茶来,让王珂润润嗓子。
王珂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没办法,来吧。就当是个人演唱会了,可也没有几个听众呀,真是郁闷之极。
王珂只好捡自己熟悉又喜欢的歌来唱,一首接着一首,也不知唱了多久。反正他自己知道,他的嗓子是保不住了,明天肯定是失声的。
还是南平可能察觉到了,在王珂唱完一首后说道:“别唱了吧,今天也唱不少了,以后再听。”
王珂感激地看看南平,正要放下吉他,谁知李恪和兰陵却不答应,两人一齐说道:“最后一首,最后再来一首。”
王珂这时真想打李恪一顿,你说兰陵不懂事,你也跟着起什么哄呀,真是要累死傻小子呀。
南平见两人不依不饶,也转过头来对王珂说道:“要不就最后再唱一首吧,不然今天兰陵会失望的。”
王珂心想:“她失望,我可是失声啊。”
可看见南平那样子,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活动一下自己已经感觉有些酸酸的又有些发麻的手指说道:“好吧,就最后一首啊。可唱什么好呢?”
李恪一脸坏笑地说道:“我南平妹妹帮你做了这琴,你怎么也得给她唱一首吧。”
王珂望望南平,想起那日南平隔着车窗对自己说还想听自己为她唱歌,不由笑了,冲口而出:“那就唱一首《爱你一千年》吧。”
也不管在座的人的眼光都是什么样的,看着南平就唱了起来:“寒风吹起细雨里,风雨揭开我的记忆,象小船寻找港湾,不能把你忘记。爱的希望,爱的回味,爱的往事难以追忆。。。。。。。我决定我爱你一万年!”
刚唱完,就听到李恪贼笑着说道:“嘿嘿,胆子大呀,我可什么也没有听到啊。哈哈。。。。。。”
再看南平,脸红红的,王珂不觉有些痴了。
倒是兰陵在一旁不停的说:“好听呢,好听呢。什么时候才能再听王大人唱歌呀。”
李恪在一旁别有用心地说道:“兰陵妹妹,要听王大人唱歌还不容易呀,找你南平姐姐,一准能听到。”
王珂终于忍不住了,瞪着眼睛对着李恪大声喊道:“你住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恪见王珂真急了,才嘿嘿笑着不再吭声了。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