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又当文抄公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又当文抄公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王珂哑着个嗓子在家陪着冬月玩游戏,正玩得高兴呢,却见王夫人走了进来。
现在王珂看见王夫人进自己的屋里都有些怕了,每次王夫人进来必定是有人来找自己。现在哑着个嗓子,来了人也没法和人家说话不是。
王珂皱了皱眉头问道:“娘,又有来找孩儿有事吗?”
王夫人笑了笑说道:“你爹派人来说,皇上叫你进宫,有什么事要和你说。你快去吧,你爹在宫门外等你呢。”
王珂听得这话,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这么冷的天,让王硅在宫门那儿等着,要冻坏了一家人还不得急死。王珂忙穿上皮衣,拿起车钥匙就跑。
来到宫门外,果然见王硅在那里来回的溜达着,王珂对直把车停在王硅身边,打开车门让他上来。
王硅钻进车里,用嘴不停地哈着热气暖手。王珂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爹,这大冷的天,你站在这里等,冻坏了怎么办?对了,皇上找我什么事呀?”
王硅笑着说道:“没事,为父的身子骨还行。皇上下朝后就让为父叫你进宫来,为父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我们快走吧,见着皇上什么都知道了。”
王珂现在知道,李二同志在内宫里接见大臣都是在御书房里,也不多问,把车直接就开到了御书房外。和王硅下车来,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现在王珂父子俩进御书房都不用通报了,一路上还边走边和路过的公公们打着招呼。
进了书房,王珂看见李靖、李绩和柴绍三人在场,立即明白了是要对东突厥出兵了。但不知这出兵把自己叫来做什么。上前拜见过李二同志,王珂自然坐在了柴绍的下首。
今天来的人不多,武官就李靖三人,文官方面除了王硅,也就来了长孙无忌和房、杜二人。
李二同志待所有人坐下了才开口说道:“十五万大军已调集齐整,不日就要出征。今日传王家小子前来,只为大军出征赋诗一首,以壮军威。王家小子,你可得好生表现一下啊!”
王珂一听,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叫什么事呀,自己哪里又去找首诗来交差才行啊。可是李二同志都发话了,这不行也得行啊,这时要说作不出来,谁也不会相信呀。
王珂脑子里急速地转动,思考着找出一首诗来,还得应出征这个景,还要有气势。
难,真难!
王珂翻肠倒肚,把自己学的那点古诗词都划拉了个遍,找出几首都感觉和这出征要不是不怎么靠谱,就是隐含反对战争的意思,一一给否决了。
众人见王珂半晌没有开口,也知道这还是有很大难度的,也不敢说话,怕这一出声,王珂作不出来反而赖在自己头上,说是因为自己打断了他的思路,那可就不美了。
王珂想了好一阵子,才从记忆的角落里拣起了两首,可是自己还记得不太清了,如果直接念出来,又怕中间卡壳下不了台,于是张口说道:“皇上,还请拿纸笔来,容臣写出来,臣这嗓子实在是念着费劲。”
话一出口,在座的除了王硅,别的人都大吃一惊。刚才给李二同志见礼的时候没在意,这时候才听出来,就几天没见,怎么这声音就成这样子了。
李二同志一边叫人拿纸笔来,一边问道:“王家小子,你这嗓子怎么回事?”
王珂苦笑着说:“那日皇上让臣送南平公主回府,公主让臣同她一起到内府乐造司去取公主做的琴,臣蒙公主开恩,为臣做了一把吉他。前日里兰陵公主去南平公主府上时,给臣带了过去。因为没有听过吉他弹奏的音乐,让臣唱了不少歌曲,臣的嗓子就成这样子了。”
李二同志哈哈大笑,指着王珂说道:“朕也听兰陵说你唱歌的事,说很是好听。本来朕还想让你唱几首来听听,今日看你这样,就以后再说吧。”
王珂心里说道:“得,我都成你李家的专用歌手了。”嘴里却忙着说道:“谢谢皇上体谅小臣,待臣好了以后一定为皇上唱上几首。”
说话间,纸笔已经拿了上来,王珂走到近前,提笔略略沉思,伏身写道:“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羽书昨夜过渠黎,单于已在金山西。成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以笛大军行。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剑河风急云片阔,沙口石动马蹄脱。亚相勤王甘苦辛,誓将报主静边尘。故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写完自有人把诗捧送于御案前。李二同志看了看,抬头问道:“王家小子,你这又是写的何种字体,为何与你平日所用的字体不一样呢?”
王珂上前答道:“皇上,臣以为,这诗乃为出征而赋,必得铁骨铮铮,阳刚之极。其他字体皆不可用,只有此魏碑体最能体现我大唐大军誓死破敌,打败突厥的决心。”
“魏碑体。”李二同志说道:“何以叫这个名字,你说来听听。”
王珂说道:“此书体系前魏用于刻碑之用,笔画刚劲有力,笔笔如刀似剑,却是很有阳刚之美。臣见了很是喜爱,故而习之。无奈时日尚短,让皇上见笑了。”
李二同志望着诗点头道:“确如王家小子所言,此字体与此诗实是相配,这样看起来确是相得益彰,比用别的字体更为贴切。没想到王家小子还有此心,用不同字体配合不同场面的诗词书画,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各位爱卿都看看吧。”
众大臣传看一遍,也都觉得这诗好,字也不错,两相配合更是有更上一层楼之感,纷纷叫好。有的人还不住向王硅道贺,有此等儿子,实在是上天对王家的恩赐。
王硅谦虚地回应着,心里却高兴得不行,脸上笑得眼睛都快找不着了。
王珂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说道:“对不起了,诗仙、诗圣们,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在这个时代,我不当这文抄公就没有办法活得这么舒坦,只好委屈你们了。”
众大臣慢慢收声坐下,写诗的宣纸又回到了李二同志的御案前。李二同志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下面一干大臣见李二同志不说话,也都望着李二同志,等着看他要说出什么来。
李二同志抬起头来,眼睛望着王珂,久久的不开口。
王珂被李二同志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这位皇上又在打自己什么主意,心中怕怕,忍不住开口问道:“皇上,你这样看着臣,臣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王硅听王珂这样对皇上说话,吓得个半死。
你说皇上看看你,你怎么能说话呢,而且还是用质问皇上的口气。要是皇上一怒之下,要和你说个一二,那小命还想不想要了啊。王硅想要说王珂吧,可在这个地方也不太适宜,只好心中暗暗祈祷。
李二同志见王珂这样问自己,却也没有生气,反而和煦地问道:“王家小子,你今年多大了呀?”
王珂见问自己的年龄,却不敢马上站起来回答。
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二十八岁了,可穿越过来以后听他们说自己的过去,也只有十八岁而已,但什么时候生日,是不是快满十九岁了,王珂是一无所知。现在李二同志一问,自己还轻易不敢回答,免得出错了可就麻烦了。于是把头转向王硅,那意思是让王硅帮他回答。王硅以为王珂是怕自己当时走失的时候太小,对这些都不记得了。
见王珂望向自己,忙站起身来说道:“皇上,小儿走失时尚小,又十年未与家中亲人相聚,岁这些都不是很清楚了,还容老臣替小儿回答可好?”
李二同志转头看看王硅,点头说道:“也好,你这当爹的替他回答吧。”
王硅行礼后回答道:“小儿今年十八岁,四月处时生人。不知皇上还有什么问题。”
李二同志又问道:“你家小子可与哪家有过婚约?”
王硅一听这话,就知道今天有好事了,看来皇上是动了什么心思,要为王珂指婚呢,忙回答道:“小儿走失时尚幼,这次回来也才不过半年,家中倒也在考虑与他说门亲事,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家,再加上臣这儿子一直说自己还小,不肯成婚。收了一个侧室也一直没有圆房。说要待年满十八岁以后再行圆房。”
李二同志听得这话,很是好奇,对着王珂问道:“王家小子,为何不愿成亲。收了侧室却不圆房,却是为何?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说得满屋大臣都哄笑起来,倒是王硅听了这话,顿时一脸苦色。
王珂站起身来,从容不迫得说道:“皇上知道臣在极西之国生活了十年,这十年时间也正是臣学习知识的十年。在极西,医学上研究认为,女人要十八岁以后擦能真正成熟起来,十八岁以前结婚生子,对女人的身体有极大的危害。臣以为,别人臣管不了,但自己却不能做这等损害他人身体的事,还请皇上体谅臣的用心。至于是不是臣有什么问题。。。。。。这个臣自信是不会的,自己的身体臣自己还是清楚的,这点请皇上放心。”
王珂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一直不停地在骂李二同志。一个男人,你怀疑他的品行也许他不会生气,但怀疑他的能力问题,这可就是谁也不会同意的了,何况王珂是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而且心里还惦记着李二同志的女儿,你说怀疑他有问题,他能心里舒服吗?
话又说回来,也就是李二同志问,王珂不敢骂出声来。要是换一个人,王珂就不光是骂了,搞不好马上就会和他对练起来。
李二同志不以为然地说道:“没这个说法。我朝家家户户的女孩子十四、五岁就嫁人,也没有什么事,哪有你说的那样厉害。”
王珂知道这医学上的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自己本来也只是知道点皮毛,真要说起来,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很清楚明白的讲出来,也就不再开口了。
反正自己也说不明白,也说不通这些人,还说什么呢,就听李二同志说得了,看他打的什么主意。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