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大唐全才

王珂,一个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在去一个新工程工地的途中因车祸来到大唐,他为了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两位公主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两位公主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
★★★互荐推荐联盟(QQ群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推荐联盟成员作品:《圣皇天下》,请支持本书的兄弟们都去支持一下,无论如何,点击一下也是好的!
◆◆◆◆◆◆◆◆◆◆◆◆◆◆◆◆◆◆◆◆◆◆◆◆◆◆◆◆◆◆◆◆◆◆◆◆◆◆◆◆◆
~~~~~~~~~~~~~~~~~~~~~~~~~~~~~~~~~~~~~~~~~~~~~~~~~~~~~~~
王珂一家食不知味的吃过晚饭,王硅俩父子回到书房,本想商量商量这事该如何应对时,王夫人领着李恪径直来到了书房。
王珂一见李恪,跳了起来,高声说道:“殿下,我还说你可能明天才能过来,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
李恪和王硅见礼后一P股就坐在了椅子上,贼笑着说道:“我说妹夫,这驸马爷不好当吧,哈哈。”
王珂伸手就是一拳:“有屁就放,没见我着急成这样。”
王硅见王珂和李恪这样随便,忙说道:“珂儿,怎么和殿下说话呢,还不快给殿下赔罪。”
李恪不以为然地说道:“王伯父,没关系。我们俩兄弟习惯了。伯父先去休息吧,我和王兄说说话。”
王硅见李恪让自己先走,知道两人有什么事不想让自己知道,也怕自己在此俩人不好放开来说话,于是也自去了。
李恪见王硅走了,才问道:“王兄,今日父皇问到你喜欢那人是谁,你为什么不说出南平妹妹来?”
王珂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还不知道公主的打算吗?我怕我说出来对公主的声誉有损不是。”
李恪笑着说道:“这下不怕了,我从宫里出来,特地到南平妹妹处把此事说了个清楚,南平妹妹听说王兄为她宁肯掉脑袋也不愿奉诏,感动得都哭了。托我带话与王兄,今生决不负王兄恩情。但在对待兰陵妹妹这件事情上,望王兄好生计较,不可伤了兰陵妹妹的心。”
王珂苦着脸说道:“这我可没有办法,这事我是一点力也使不上。你要知道,皇上说出的话可是收不回去的。珂唯有以死抗旨,望皇上收回成命。只是成与不成,却不是珂能做主的,这可如何是好。”
李恪也叹道:“是啊,这事还真难办了,王兄为恪想办法的时候不是很是快捷吗?如今事情临到自己头上了,也得想个什么法子才成呀。”
王珂苦笑道:“医生还不医己呢,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实在是没辙了。这个事情难办呀。除非。。。。。。”
李恪听王珂的意思,好象还有那么一点转机,忙问道:“除非什么?先说来听听,有恪能帮忙的地方必定全力去办。”
王珂摇摇头说道:“算了,这种可能是没有可能的,说了等于白说,还是不说了吧。”
李恪急了,自王珂和自己认识以来,自己的事王珂冒着杀头的风险也为自己想尽办法,使自己也十分感动。现在见王珂有难,他也很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可王珂现在这个态度,使自己有劲也没处使。
李恪真是有点发急了,于是说道:“有没有可能先说出来嘛,没做怎么知道就不可能呢。你先说,我们再从长计议。”
王珂怕死,但又不想放弃南平,见李恪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只好说了:“除非皇上开恩,在不改变他说出口的前提下,再下旨把南平公主一并下嫁。你说这可能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恪听得这话,身子不由一晃说道:“这个不太可能吧。这两位公主同嫁一人可没有先例,这个确实难办了。”
王珂双手一摊,耸耸肩说道:“所以我说说了没有用嘛。现在我真是没有一点办法了。现在说不得只有在家等死了。”
李恪从未看见过王珂如此灰心,但自己也没有丝毫办法,只好安慰道:“王兄,不是还有两日吗,你再想想办法。恪再各处去走走,看能不能有一丝转机。”说着站起身来欲离开回府。
王珂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叫住李恪问道:“殿下,皇上唤你入宫,你可将事情清楚地讲与了皇上?”
李恪奇怪得回答道:“恪当然如实的、原原本本的都说了。王兄怎么这样问?”
王珂没有回答,又问道:“你说完以后皇上是什么表情?”
李恪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回答道:“本来父皇还很生气,当我说完后,父皇就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了,反而脸上有些为难。什么也没说,就挥手让我走了。”
王珂点点头,没有说话,坐在那里发呆。
李恪推推王珂说道:“好了,别想了。我先回去了,明日你在家呆着,哪也别去,我四处走走,有什么事就过来找你。”
王珂把李恪送出府,看着他慢慢走远了才无精打采的回到自己屋里。
冬月坐在床沿上,看见王珂进来,扑在王珂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王珂今天这事王府上下都已知道了,冬月一想起王珂这次弄不好就没命了,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刚慢慢收住哭声,这一见王珂进来,又哭了起来。
王珂抚摸着冬月的头发,强作笑脸说道:“别哭了,没什么的。夫君能够解决的。”
冬月抬起哭得一塌糊涂的脸,望着王珂说道:“夫君,妾身知道夫君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可现在这样,还是听皇上的话吧,别抗旨了。相信南平公主会理解夫君用心的。”
王珂叹了口气,对冬月说道:“冬月别担心了,夫君自有分寸。”
“嗯,冬月相信夫君。”冬月把头埋在王珂怀里闷声应道。
辗转反侧,王珂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早家里人都开始忙了,他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冬月破例没有叫王珂起来吃早饭。
也不知过了多久,冬月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叫醒王珂道:“夫君快起来,襄城和长乐两位公主来了,夫人正陪着在书房等夫君过去呢。”
王珂半梦半醒地问道:“怎么一大早两位公主就来了呀?”
冬月吃惊地说道:“都下午了,夫君还以为是早晨呢。快点吧,别让两位公主等急了。”
王珂急忙穿还衣服,脸也没顾得上洗就直奔书房而去。
进门见王夫人正陪两位公主说话,忙见礼道:“王珂拜见两位公主,不知公主前来有何事吩咐?”
襄城与长乐互看一眼后,襄城抬眼看着王夫人说道:“我们姐妹想和王大人说点话,还请夫人自便。”
王夫人明白,忙施礼退出了书房。临走时用关切的目光看了一眼王珂。
襄城待王夫人走后才笑着对王珂说道:“王大人真是情深义重啊,为我南平妹妹不惜抗旨。如果父皇真因你不娶南平就决意抗旨要杀你头,不知王大人可还敢抗旨不遵?”
王珂知道此二人前来,决非劝自己遵旨娶兰陵而放弃南平的,于是坚定地说道:“珂立誓,定要娶南平,任何人也不能让珂改变决定。如不能娶南平,珂决意抗旨,哪怕项上人头落地也再所不惜!”
长乐公主冷冷地说道:“那你就不怕伤了兰陵的心吗?”
王珂叹道:“兰陵公主尚幼,日后自会明白。而南平公主已受过一次打击。我不能再让她经受这样的打击了。珂自初见南平,就在心中发誓,要娶南平为妻,此誓决不能因要丢掉性命而废弃,那决不是大丈夫所为。我王珂生为男人,怎么能做出如此的事来!”
襄城公主叹道:“王大人痴情,令我等汗颜。我们姐妹必为王大人说情,请父皇成全。”
王珂不知此事是谁说与两位公主,试探着问道:“不知此事可是三殿下说与二位公主的?”
襄城一笑说道:“正是三弟。今晨三弟来我府里,与我说起此事,盛赞大人高义,我才与长乐妹妹一起来你这里,一来是想看看你王大人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二来也告诉你,此事尚有回旋,请大人不必着急。三弟从我府中出来就已望宫中而去。我们姐妹从你出去,也要去宫中与皇后说情。”
说完站起身来对王珂说道:“话已至此,请大人在府里静候消息。为了南平妹妹,我们姐妹也会竭尽所能,找到一个万全之策的。”
王珂忙行礼说道:“还有劳二位公主,珂感激不已。”
长乐公主玩笑着说道:“先别谢,办不到时你脑袋掉了现在可就白谢了。”
王珂忙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公主大恩自当要谢。如真不成,这时谢了也成了正谢了。”
送得二未公主出去,转回头却看见王夫人和两位姨娘及冬月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王珂故作轻松的上前说道:“没事,两位公主是来帮我想办法的。现在她们进宫找皇后娘娘去了。”
一干人听到这话才稍放下心来。
晚上掌灯时分,王硅从外面回来,一家人立刻围了上去。
王硅知道大家所为何事,摇摇手说道:“吃饭吧,今天没什么。只是听说三殿下和一帮公主今天都入宫找皇后娘娘去了。皇上忙着出兵的事刚忙完,才回来晚了。如有什么事也得明天才能知晓。”
王珂看着一家人为了自己的事担心不已,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忍不住说道:“都怪我不好,让爹娘和姨娘担心了。”
王硅笑了笑说道:“珂儿,为父为你这种品行高兴。你也别过于自责,吉人自有天象。现在这么多殿下、公主为你奔走,一定会解决的。相信为父,皇上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会没事的。来,大家吃饭吧。”
又一个不眠之夜,王珂因为连续的失眠,眼睛也凹进去了,胡子拉茬的,因为没有胃口,本来就没有多少肉的脸看起来也更瘦了,颧骨也露了出来。
李恪来的时候,王珂正没精打采地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发呆呢。
李恪见到王珂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拉起王珂就往外走。
王珂也不出声,开着车任由李恪让自己往哪里开就往哪里开。
一直开到南平府上,王珂才有些清醒了,不禁问道:“殿下把我叫到公主这里来做什么?”
李恪拉着王珂一边走一边说道:“先进去吧,进去再说。”
也许是听到了汽车声响,南平从屋里跑了出来,一看到王珂这个样子,也顾不上矜持了,扑到王珂怀里就大哭起来。
李恪在旁边咳了两下,南平才离开王珂站直了身子,只是一双泪眼还是目不转睛的望着王珂。
李恪说道:“还是先进去吧,兰陵妹妹还在里面呢。”
几个人这才省得,连忙走了进去。兰陵见到王珂,也知道李二同志一将自己许与了王珂,害羞的低着头,已没有了当初的模样。
王珂上前见礼,兰陵忙站起身来还礼。
李恪忙招呼道:“好了,好了。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事只管说出来吧。”
王珂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两只眼睛望着南平,一刻也不愿移开。
南平咬咬牙说道:“慕冬,父皇都下旨了,你就答应了吧。南平知道你的心意,对你的情意致死不和忘的,你又何必为了南平和父皇顶着干呢?”
王珂摇摇头,对着南平说道:“不可以的,要这样我当初哪里用得着抗旨。当初直接接旨谢恩不就行了。”
兰陵在一旁也知道这事的缘由,现在见俩人这样,不由得说道:“姐姐,我们去求求父皇吧,我们一同嫁不就行了!”
李恪苦笑道:“傻妹妹,要是能这样容易,哪还有现在这么多事啊。”
兰陵不解地说道:“为什么不可以?哥哥的母妃不也是姐妹俩都嫁与父皇为妃的吗。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
这话还真把李恪给问住了。
的确,李恪的母妃就是和妹妹一同嫁与了李二同志的,现在都是后宫的贵妃。
兰陵见李恪不吭声,“呼”的一声站起来,冲三人说道:“我现在就回宫,我去与皇后娘娘和父皇说!”
说完就跑了出去,三人拦也没来得及拦住。
王珂见也没什么话可说,便对南平说道:“公主,现在珂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还请公主谅解。但珂要告诉公主的是,珂为公主决不会屈从于任何人,哪怕是性命不要也再所不惜。”
南平听完王珂的表白,低头想了好久,才抬起头来对着王珂,坚定地说道:“三哥和姐妹们为了南平,上下奔走;慕冬待我宁死抗旨。南平也应该有所表示了!南平这就进宫,想父皇和皇后娘娘表明心迹。哪怕不要这公主名号,只要许我嫁入王家,哪怕为妾,南平也心甘情愿!”
说完转头对李恪说道:“还请三哥陪慕冬回去,路上小心些,别让他出事了。小妹这就进宫去。”
李恪点点头。三人一同出来,南平往宫中而去,李恪则陪着王珂回到王府,把王珂安顿好了,自己又往宫里去打探消息。
晚上王硅回来,一进门就对王珂说道:“奇怪了,今天皇上下旨,收回南平公主的公主府,除了保留南平公主的封号,别的全部收回,并令南平公主即刻搬回宫中居住。”
王珂一呆,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算是好消息呢,还是一个坏消息。忙派人去李恪府上,看李恪是否已经回府。
没过多久,李恪随下人一起过来,刚进府就嚷嚷道:“这也太不把我当人了吧!本想吃过饭再过来的,现在还没吃上一口你就叫人来找。不行,今天这饭你得赔我!”
王珂急切地说道:“先说说怎么回事。好事我亲自下厨为你做去;不好你马上回家吃去。”
李恪忙说:“好事好事!你赶紧做去。吃完饭我给你细说。”
王珂仍不相信,又问道:“真好事?”
李恪不耐烦了:“真好事!快去做吧,把我饿着了我可不说了啊!”
王珂这才放心奔厨房而去。不一会,一桌菜就已摆了上来,三人坐下,李恪也不客气,一边喝酒,一边对着菜猛吃。王珂这个时候还真不敢催他,怕他真不说了自己这心落不到肚子里。
好不容易等李恪放下了筷子,王珂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恪指指桌上的菜问道:“你不吃点?看你一口也没动。”
王硅在旁边笑着说道:“殿下就别逗他了,赶紧说吧。你不说他是吃不下去的。”
“南平只保留封号,别的一律收回,即刻搬回宫里居住。这个事你知道了吧?”李恪慢条斯理的开口问道。
王珂急不可待地说道:“知道了,就是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李恪不紧不慢的说道:“今天兰陵和南平一前一后入宫,与皇后娘娘说了此事,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前几位公主也轮番与你说情。终于让皇后娘娘动了心。下朝后皇后娘娘又与父皇说了老半天,父皇才招来房大人和杜大人商议。”
王硅在一旁插嘴道:“是啊,皇上正与我们说事呢,杨公公来说皇后娘娘请皇上去一下,进去后又出来传房大人和杜大人进去。过了好久才出来,出来就下了旨,问两位大人,还谁也不说。”
李恪笑着说道:“这事我估计是放大人和杜大人出的主意。这样一来,南平就和以前的王敬直家没有一点关系了。搬回宫中居住,就意味着南平现在只是一个待嫁的公主,随时都可以嫁出去了。”
王珂还是不明白,又问道:“南平嫁不嫁人与收她的公主府有什么联系呀?”
李恪翻翻白眼,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只有嫁出去的公主才能在外修建公主府。你说南平还住在现在的公主府里,再让她嫁人可能吗?她那样头上还顶着个王家未亡人的名头呢!”
王珂这才明白,可转眼又问道:“那兰陵那边怎么说,皇上不会真让人说他出尔反尔吧。”
李恪气得笑骂起来:“你真是个赖皮你。你还真想娶我两个妹妹呀?不过我也不知道。我想明日父皇准保会宣你上朝的,你去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王硅听说事情解决了,也不管皇上让王珂娶哪个公主,只要王珂能保住小命他就满足了,忙说道:“珂儿,明天上朝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别急了。”
李恪笑道:“说也说完了,吃也出饱了,你该送我回去了吧。”
王珂被李恪这样一说这才感到有些饿了,抓起筷子,一边吃一边说道:“慌什么,等我吃完了再送你。等不急可以自己走。”
李恪哈哈大笑。
~~~~~~~~~~~~~~~~~~~~~~~~~~~~~~~~~~~~~~~~~~~~~~~~~~~
收藏呀,大家看了还是收藏一下吧。另外有花花的朋友支持一下,投点花花。有贵宾票的朋友也大力支持。
偶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你们的鼠标动那么一下,我的动力就增加数倍呀。